伍芷茵〈灣仔變了〉聖伯多祿中學


  灣仔區——這是我經常踏足的地方,每次都是匆匆走過,但這次,卻深深的感受到了它的變遷。

  走進修頓球場,看到許多鍥而不捨的人在運動,長者尤其多,他們也與年輕人一同揮灑青春的汗水。抬頭一望,藍的天,被加上了一些水泥色的邊框,我們已經被高樓層層圍繞。球場,就像井一樣,我們坐井觀看到的天,竟只有那麼一點。球場是綠的,是沙漠中的綠洲,外面的人工建築,才是荒漠。

  灣仔郵政局,搖身一變,變了環境資源中心。我們站立在前面的位置,是從前的海岸線。維港,愈來愈窄,以前那十幾分鐘的船程縮短至現在的數分鐘。維港,是否快變成「維塘」?填海確實為小小的香港加了些陸上空間,給了我們多走幾步路的地方,興建了在未來也許會聲名顯赫的建築,提升了經濟發展,但同時埋葬了我們的回憶,埋葬了一些人情味, 埋葬了一些專屬於那一代人的景象,填海真的必要嗎?只為那些虛無的物質與財富,造就了人的貪婪,就要漠視美麗的大自然和回憶之地?

  這幾天,鄰近新年,利東街的裝飾還沒拆,頭上樹上都是燈籠,頗有節日氣氛。放眼望去,樓上還有民居,樓下卻是風景區,想來對於居民來說不是熱鬧,而是騷擾。不過對我來說,感覺可能就像住在遊樂園樓上,它赫赫有名,我家亦是,好像挺好。以前呢,喜帖街街如其名,以印刷喜帖著名,但因市區重建計劃,令印刷店絕跡,這讓市民深感可惜。想想一個市區重建計劃,以一個富有特色的喜帖街,換來一個只能作為觀光區的利東街,值得嗎?觀光區到處都是,以印刷喜帖著名的喜帖街卻只有一個!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