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樂怡〈蜉蝣〉迦密愛禮信中學


在告士打道被倒後鏡包圍着的植物
生長於喧囂的天橋上
脫色的花盆
以及城市的泥腥氣
枯黃夾雜着暗綠的葉子
從高處掉落
最終成為盆栽的養分
安守本分

在橋樑大興土木
深綠的帆布
黃灰的工衣
從帆布的眼睛看世界
一孔之見

大樹的枝葉在頭頂橫行
高姿態地佔據我頭上的天空
只是
幼瘦的枝頭揭穿了它的倔強

綠黃色的地磚
看不到的暗湧
駱克道的紙皮車
被混凝土封住所有去路的老樹
無路可退
被封印在灰白交雜的行人路
藥房、兌換店、銀行
正大行其道
大驚小怪到見怪不怪

玻璃外拆射出各種名貴房車
但如果可以
我寧可成為街角一隅的垃圾桶
在市井乞討地,骯髒地活
總好過依附在機械吊臂下侷促地活
變成一座座高聳入雲的高樓

被大樓困着的死城
充滿壓迫感的修頓遊樂場
死一般的寂靜
玻璃幕牆如潮水湧至
避無可避
一隻初出茅廬的小鳥
飛起
又撞倒在玻璃上
徒勞無功
一群老人坐在木椅上聊天

一條條可悲的千足蜈蚣
在綠色的三岔線上
一節一節地爬行
侵蝕這一個城市
功德圓滿
人來,人又散

一札札被丢棄回收的二手紙
一束束被綑縛的蘭花
還有
自由的渴望
活活埋葬在灣仔的春園街
或在時間的火爐中灰飛煙滅

回收車上掛着的月曆
明明白白告訴你
氣數已盡
剩下來的只是數之不盡的貪婪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不就是人性嗎

用磚頭建成的大廈
叫高樓
用血淚築成的長河
叫時間
不,它叫Gardeneast
和它用欄杆圍起的珍稀植物
噓!
一牆之隔的唐樓裏頭的偷渡客
會污染了它們

大紅燈籠那麼红
喜帖也那麽紅
從洋樓散發出的高貴
淹滿了整條喜帖街
喜帖街死了
活下的叫利東街
和紅得似火的燈籠
燃燒的顏色

叫囍匯的人偶向你道謝
感激你的道來
青蛙的銅像向你咋舌
怪得過分

打一橋的小人
打一街的貪婪
朝生暮死的蜉蝣

更多的人以此為家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