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詠詩〈告士打道的一棵樹〉循道中學


  不記得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已經站在告士打道上。

  我沒有工作——從來沒有人告訴我。我立在馬路中央,每天唯一的樂趣就是看着腳下來來往往的一切。這道上的車絡繹不絕,總是急急地開過,像一群密密麻麻的甲殼蟲閃過。它們從來不為窗外風景駐足,也不知它們要駛向哪裏。輪胎捲起的灰塵經常撲向我身,不過我也習慣了。那些比車更小的人,移動的速度卻也不遜。他們總是腳步匆匆,低着頭不知在忙些甚麼。這個城市,也許就是這麼匆忙的吧?

  我的兩邊,盡是些比我高得多的摩天大樓。明明我可以俯視這街上的車和人,和它們相比,我仍像個微不足道的矮子。或許,被我俯視的那些東西也是這種感受吧?高樓大廈穿着厚厚的玻璃,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着銀光,很是威嚴,我嚇得抖了抖葉子。可轉念一想,又有些同情它們。它們這麼驕傲地站在這兒,彷彿甚麼都不理會一般,這樣目空一切,難道不會感到孤獨嗎?

  有從別處飛來的鳥兒問我:日復一日地站在這裏,無聊嗎?

  無聊?甚麼是無聊?我從小到大都只接觸過這一條街道,沒有欣賞過別處又如何判斷?

  也許,香港下一代的世界裏也只有告士打道這樣的風景……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