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琬旻〈小區〉循道中學


  一個小區,有着新舊交融的建築物。一座橋下,有着愛恨交錯的民間習俗。一次遊歷,我在灣仔留下了足印,足印被下一個足印抹去,但其中的所見所聞,卻已經牢牢地記在心裏了。

  而又有誰想到,站在灣仔的大街上,抬頭竟會看到兩種不同世紀的建築物呢?左邊的紅磚唐樓被年歲侵蝕得霉霉爛爛,每一枚磚頭都在搖搖晃晃,躍躍欲言的感覺;右邊玻璃幕牆的大樓肅然聳立着,陽光照在玻璃上,反射出更刺眼的白光。紅與白,新與舊,燃燒的青春與花白了的年華。

  走過一條又一條道路,看過了又新又舊的建築物後,終於到了著名的鵝頸橋。一張張紙被火化,化出一縷縷煙,記載着那個人又被誰怨恨,那段情又被誰釋懷。打小人,聽上去有點惡毒,但在我眼中,要借助打小人抒發感情的人其實才最可憐,誰知道怨恨背後有多少傷悲呢?

  她跟他分手了,用高跟鞋強忍淚水地打;她跟她絕交了,用中跟鞋尖聲呼叫地打;他跟他吵架了,用平底鞋竭聲嘶地打。每一下拍打,每一張小人紙,都記載着一段逝去的情,打碎了,燒沒了又怎樣?怨恨還在。

  走出了鵝頸橋,終於鬆一口氣。也許,我也是時候學會寬恕。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