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嘉晴〈在這名為「繁華都市」的戰場上〉聖馬可中學


  經過大大小小的街道,穿過一條又一條的行人天橋,被一棟棟大廈包圍,經過一條又一條車水馬龍的大馬路,慢慢地,我走遍了繁華的閙市,看到了鬧市背後默默上演的新舊爭霸戰。走過戰場,不少老弱殘兵被年輕戰士淘汰的場面,令人心酸。

  站在長長短短的天橋上,看到高聳入雲的大廈與身旁低矮的唐樓造成的強烈對比,瑟縮一角的唐樓相形失色,慢慢在這以「繁華都市」為名的戰場中慢慢消失,慢慢被遺忘,最後有着與其他老弱殘兵相同的下場,逃不過被發展商淘汰的命運。對某些人來說它們是不可取代的童年回憶;對某些人來說它們是寶貴的財產;對某些人來說它們是不得不消失的建築;對某些人來說它們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位過客,無足輕重。它們是不可能被保留的,只能作為回憶活在別人的思緒中。不論它原來的身份,在年輕戰士面前,它只是,也只能是不堪一撃的對手,被輕易擊敗。值得慶幸的是,在它被圍上綠色紗布,宣告死亡之時,還可以回想,曾經有哪麼幾戶人,在它的肚子中居住,有哪麼幾個人,為它的死流下了數滴眼淚。

  走在大街小巷中,我看到的遠不止以「繁華都市」為名的戰場,更是一幕幕被遺忘的街景:一棟棟被綠色紗布宣告死亡的大廈、一個個被露台代替的騎樓、一塊塊被玻璃代替的油漆、一扇扇被自動門代替的鐵閘、一間間被大型連鎖店代替的小士多……看到了一條面目全非的喜帖街,這一變令它成了一個樓盤,它的鄰里成了它的替身,成為不折不扣的旅遊景點。

  「藍屋」成了小數的倖存者,它肚子裏的人把它保留了下來,不受挖土機的傷害。這一切都只被一個寂寂無名的小販看在眼內,在這不斷變遷的環境中,他是唯一不被改變的。他見證了灣仔數十年來的變化。

  在這名為「繁華都市」的戰場,年輕戰士不知自己有天會步老弱殘兵的後塵,老弱殘兵也不知自己曾經也是英勇,兇殘的年輕戰士。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