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樺〈壓迫‧消失‧無奈〉聖伯多祿中學


  「嗚嗚嗚……」、「快來看,快來選……」、「聽說她又……」百種交雜的聲音像轟炸機在我耳邊響起。狹窄的行人路,彷彿嘲笑我,要把我驅趕到馬路上,不能在它尊貴的軀體上停留半刻,我只能像螻蟻般在這狹小的空間東歪西倒地走着。「很迫」、「很吵」……我抵受不住這種壓迫感,要蹦出這個被包圍的城市監倉。一切一切也都堆積在一起,「商場、住所、球場、地盤……」我數着數着,才發現一切像好兄弟一般緊緊黏在一起。

  突然我邁進一個滿是色彩的天地,可惜,再奢華也不過是表面的風光,背後卻忍藏着一個黑暗齷齪的區域。定睛一看,這兒原是舊時的喜帖街,懷想起當初紅彤彤的街道,每處也洋溢着初婚少女的笑容。但如今即使成了「囍歡里」,也不能回復當時。「忘掉有過的它,當初的喜帖金箔印着那位他……」熟悉的旋律在腦海中響起,可是人面桃花,那條熟悉的街道再也沒有出現過。

  「 打你個小人手, 打到你……」 阿婆口中唸着,「 打死他、打死他……」她喊着。咒罵的聲音,究竟堆疊着多少的怨恨,才會促使人們心甘情願的排一整天的隊、來個狠狠的「打小人」呢?阿婆用純熟的手法把那張小紙打穿,怨念力透紙背,又能化解人們的怨氣麼?不知道,你我也無法知曉。紙老虎兇惡的眼神,彷彿要把一切吞噬,它因惡念而生,人們卻藉着它來驅走心中的惡念。此時,香燭也在煙火中搖頭嘆息。

01.jpg
02.jpg
03.jpg
04.jpg
05.jpg
06.jpg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