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譯旋〈看海〉浸信會呂明才中學


  從香港大學站緩緩走下一條繁華的小路,很多人在小路頓足——買雪糕。有修理手錶的六十歲大叔告訴懊惱的年青人,可以把錶都修理好,恐怕這是他今天第一宗生意吧,殘舊的小車和穿着背心,少許駝背的大叔,瑟縮在小路一邊,又會有誰注意他?

  走過馬路,經過了電車總站,它的路軌就像小時候玩過的兒童過山車軌道,那個位置陰陰涼涼,炎熱的氣温下降,使人感到涼快。我忍不住駐足停看電車,生活步伐急速的城市和慢慢走路的電車原來十分和諧。電車最終也開走了,連馬路上的紅燈也轉成綠燈,我也是蹉跎了僅有的時間,於是大步大步的向碼頭進發。

  走過馬路,又要走一條小路,那裏只有佇立路旁的小樹,泊滿整條小路的車和幾對拿着相機的情侶,一陣陣的蝦醬味傳來,想起媽媽的蝦醬炒通菜時是香的,只是嗅着味道時卻是臭的,所以我走得很快,終於到達碼頭。

  面前的海讓我興奮極了,沒想過我身在城市卻與海如此接近,我帶跑帶跳的走到岸邊,沒有欄杆,只要我失足就會擁抱海水,帶點驚心動魄的感覺。我盡情伸展雙手,擁抱少許鹹水味的海風,也不顧别人怎麼看這個看得太多TVB劇集的人。我閉上眼睛,把平日的壓抑都大聲喊出來,就讓自由的海替我接收吧!

  睜開眼睛,舒暢極了,人都變得爽朗,愉快。原來偶爾任性一次是如此舒暢的!坐在岸邊的情侶正疑惑地看着我,我帶着微笑說:「你們也試試吧!真的很棒!」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往前走,忽然聽見背後一片呼喊聲,再一陣笑聲,我被他們的笑聲感染,心情再好一些,我哼着歌,向碼頭的盡頭出發。

  因為這裏是貨櫃碼頭,路特別的長和闊,沿路上,有情人倚偎在一起看海聊天;有的情侶走上燈柱下黃黑相間的大石上拍照,為愛情留下印記;有人戴着聽筒跑步;也有人帶狗狗來這裏玩耍;更多人拿着魚杆釣魚,我不禁好奇魚兒會否上釣。海上不斷有船經過,拖着一條長長的白色絲帶,讓平靜的海面帶來熱鬧,我走到盡頭,看着海平線,有小白鷺飛過,就像一幅畫,原來香港的海是這麼美。

  不過我還是希望獨自享受平靜的海洋,於是轉移方向面向私人樓宇的那邊,那裏人較少,更沒有船。那誘人的大海,吸引我再親近一些,我坐在岸上,把腳伸下去,跟海只有兩隻臂彎的距離,那刻我真想跳下去,看那深不透底的海究竟有多深。我抬起頭來,看高高的私人樓宇,心裏得意洋洋,難道只有你們擁有海景嗎?你們是用錢買的,我是走來看的;你們只會遠遠的遙望,我走前半步就可以擁抱他。

  影了數張相後,已經差不多五時四十五分,我望向彼岸,夕陽正在落下,卻未沒入海平線,橙色的粉末灑在海上和天空,秋水共長天一色,天與海竟然重疊起來,只有隱若的海平線試圖分隔他們……想不到我也會看見如此美麗的景色,其實城市也有可愛一面,只是我們只專注陰暗面,不願意發掘,讓自己陷入憂鬱的旋渦,可能抬頭一看,你會發現很少出現的星星竟然出現,原來世界很美,讓我們慢慢發掘,欣賞身邊的美好。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