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鈺怡〈石牆樹〉浸信會呂明才中學


  那幾棵長於石牆上的樹大概是為了與海岸西方盤旋的鷹看齊,不肯放過一秒的癡狂。以石牆作依,氣根作柱,那如固體的流水,彷彿能凝住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時光,彷彿還能看見那時栽樹的人,心疼着那時未成蔭的幼苗。如今陽光就從大半片天射在那赤裸裸的,旁人看來是那麼滑稽的半截樹幹。

  斷肢殘臂伸手能碰到天空嗎?能找回那時栽樹的人看見的,那片無垢的天嗎?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