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銘婷〈致給樹的信〉基督教中國佈道會聖道迦南書院


  由於文學考察的緣故,我上網找回近年的資料:「石牆四老榕捱斬、般咸道坊眾祭樹魂」我一字不漏地把報章讀出。內容講道般咸道石牆大樹倒塌壓傷人,政府以石牆有裂痕為理由,就砍伐石牆上其餘四棵細葉榕,一夜間引起全城嘩然。我對此感到百思不解。為何區區幾棵樹就造成這麼大的牽扯。樹木有危害市民的風險,政府砍伐它們不是理所當然嗎?有必要去到「眾祭樹魂」這程度嗎?

  躊躇之際,我又發現報章中附有樹木被砍伐前與後的圖片。我當場呆若木雞了,等大半天才回過神來。前者與後者簡直是天淵之別,被砍伐前是四棵枝繁葉盛的細葉榕。大家都附在同一石牆上,仿如一家人。這些細葉榕好像是一家四口,大家互相守望相助、綠樹成蔭的,為附近的居民提供一個休憩處。從圖片上看到樹下有好幾處候車區,簡直是候車的人「可遇不可求」的遮蔭,是大自然和人類創造的大傘。報章又描述居住多年金鳳閣居民的感受:「大樹被砍伐前,窗外一片綠油油,亦有很多雀鳥棲息,對於大樹突然被砍伐感到可惜。」我心中又何嘗不是感到可惜及憤怒呢!我不斷的幻想這些俊秀挺拔的細葉榕被處死的一刻,我彷彿看到他們向我求救、哀求的眼神,聲嘶力竭地叫道:「救命!」

  當我重返「案發現場」,那些古木參天的朋友已銷聲匿跡,只留下光禿禿的樹頭、亳無生氣的。我更看見有人到砍樹現場「憑弔」、有人在樹根綁上氣球和心意卡,形容大樹「死得冤枉」;亦有人帶同香燭冥鏹為大樹「路祭」。那時那刻,我的心已經碎成一片,我默默的為它們憑弔、寫心意卡。事後,我從報章上看到有關專業人士的評論指圍牆上的裂痕不會影響護土牆結構安全,當局只須修葺圍牆或更換成欄杆便可,根本毋需砍樹。政府只是怕再塌樹的話,要負責,這不是解決問題,而是毀滅問題。所以,我現在重新問自己有必要說成「眾祭樹魂」程度嗎?我能毫無疑問地告訴你:「是絕對有這必要。」因為它們是為了人類自私而得到這樣的命運。

  從別一個角度去講,其實人跟樹是有莫大關連的。由於樹的枝幹繁茂,有時如同人類的身體部位,而砍樹會造成樹汁的流溢,這都使人聯想到樹的生命和人的生命之間有某種關聯,因此傷害大樹的同時可能也就傷害了自己。這次不只是政府處理失當,我還想到自己。我細想我以前的惡劣,原來我對樹都不是很愛惜。兒時,我總會在樹上刻字、搖晃樹幹甚至拉扯大榕樹的鬍子……這些傷害大自然的行為,我相信大家都和我一樣曾經做過。人們都自私自利的去做傷害大自然的,例如砍伐樹木、浪費紙張等。經過此事,不管有心或無意,反正大自然是大家的。若果我們持續下去,這些上天賜予寶貴的資源就如老樹們銷聲匿跡。既然我們對大自然的傷害已造成,倒不攜手合作、下定決心去補救、齊愛護他們。

  經過此事,我真的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這寶貴的一課不單是我上了,還有全港廣大市民。直到現在,我認為是絕對有必要去到「眾祭樹魂」。我現在正式地對老樹們、大自然說聲:「對不起!」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