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碧蔓〈在西環碼頭散步的哈士奇〉李求恩紀念中學


  黃昏之時,我踏着悠閒的步伐走在西環的路上,我穿過一片綠色又帶着雞屎味道的小徑。這味道沒讓我感到噁心,因為我相信未來的路會愈走愈好,我轉過殘舊的鐵門,抬起腳踏進殘舊的鐵門,我駐足觀望香港天堂之境——西環碼頭。

  香港天堂之境很大,整齊的木箱一箱壓着一箱放在通往大海的柏油馬路上,那木箱裏沒有我的貨物,但它卻裝着我對遠方朋友的回憶。我想把木箱扔進平靜的大海,我想喚起遠方朋友的對大海的回音,但是,我知道,誰也征服不了大海的聲音。我沿着柏油馬路一直走,一直走。高高的街燈,散出淡黃又溫暖的光,照亮大地,更把你美麗的藍色眸子深深的烙進我心中。我看了看在我旁邊散步的哈士奇,牠踏着悠閒的步伐,穿着小彩襪,一步一步的走向大海。牠坐了下來,望向大海。我撫摸牠的頭,「怎麼了?哈,你也想念你的朋友嗎?」小哈看了看我,嗷了一聲。好像在說:「為甚麼?大海不能回答我呢?大海很大,那不是該有我朋友的回音嗎?可是,為甚麼?我聽到的只是你的聲音呢?」我對牠笑了笑:「大海,它很大,它能包含所有人的聲音,但大海更希望你去聆聽身邊人的聲音。」小哈聽後,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就走近我,藍色的眸子認真的注視着我的眼睛,耳朵直挺挺的豎了起來,好像在跟我說:「那我就聽離我最近的聲音,小蔓,你願意聆聽我的聲音嗎?」我搓了搓牠的耳朵,對牠說:「謝謝你,願意聆聽我的聲音,可是有人比我更需要你的聲音。」我指了指木箱後一隻長得其貌不揚的狗。

  那個拴在木箱子後面的狗,雖然長得奇醜無比,但是這世上每一個人,包括牠都有傾訴的權利,牠望向柏油馬路,牠多麼希望在這個廣大的柏油馬路上有的不止是微光的照耀和木箱子,而是,牠希望掙脫鐵鏈,去找朋友去聆聽牠的聲音。可是,無情的鐵鏈不願聆聽牠的聲音,它好幾次都把牠從希望中拉了回來。我跟小哈說:「牠就是你最希望聆聽的聲音。」小哈向牠走了過去,嗷了一聲:「我願意聆聽你的聲音,那你願意把你的聲音告訴我嗎?你放心,我不會只讓你一個人分享你的聲音,我也會把你最喜歡的聲音告訴妳。」被鐵鏈拴着的狗站了起來,大聲的對着小哈說:「為甚麼你那麼遲?我在這裏等你的聲音等了好久,知道我有多孤獨嗎?」小哈走向牠身旁,坐了下來耳朵湊近牠,說:「你現在不用等了,我可以每天都聆聽你的聲音。」被鐵鏈栓着的狗笑了,他們幸福的坐在一起聊天。

  不要害怕沒人願意聆聽你的聲音,這個世界很大,不過你更需要聆聽身邊人的聲音,才會換回你想要的聲音。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