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嘉穎〈家〉保祿六世書院


  家,究竟甚麽是家?是給人溫暖的地方,是一個居住的地方,還是甚麽?

  狗,在屋子門口,盡忠職守地守着,一但有陌生人經過,必定會發出汪汪叫聲,提醒牠的主人要小心。我只是想往前撿一塊樹葉,已經吠得令人害怕、也令人膽顫心驚。這樣狗吠聲已經很少聽到,至少在我的屋苑是這樣的。雖然我住的屋苑允許飼養寵物,但是牠們已被生活侵蝕了本性,狗吠聲亦是柔和的,已經失去了那一種害怕。可是,我卻喜歡吠得令人害怕、還保持着本性的牠們。

  牛,一直在陽光下沐浴,一邊享受着大自然所恩賜的食物,甚是愜意。一些蚊子在牠的肚子上,牠也不理會,繼續牠所做的,不能被打擾。我多希望我在家裏能完全不用理會那些小事情,繼續做我所愛做的、我正在做的。可是,我不能,我現在的生活並不允許我這樣。我多麽希望能像牛一樣般生活,無拘無束,自由自在。

  老婆婆,在路邊擺賣,賣的是一些她自家種的瓜果。雖然簡陋,但是她所擺賣的,卻不平凡。香港自家種的瓜果,是多麽的稀少,畢竟香港寸金尺土。婆婆在她家門前的農地上努力工作,做她一直堅持做的,不用因別人的眼光。而我卻被「家」捆綁着,過着千篇一律的生活。

  我終於找到我的家,農村,是我夢寐以求的家。它的人情味、自由、樸素……都是我所嚮往。可是,我的家,卻一步一步地消失。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