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儀〈擁有一個家〉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


  兒時,我的摯友曾眨着天真無邪的眼眸問我:「家是甚麼呀?」我微微低下了頭,讓長長的的睫毛掩蓋我眸裏的情緒,一言不發。我的摯友因為得不到回答而帶點疑惑地望向我,我卻躲開了他疑惑的眼神,繼續沉默着。其實,並不是我不想回答。而是我根本不知家為何物,因為,我並沒有一個能讓我棲身的家。我根本就沒資格去回答這條問題。所以,我選擇避而不談。

  是的,我是一名孤兒。我既沒父也沒母,又何來家?他們從我睜開眼睛那一刻,便把我遺棄了,何其殘忍。孤兒院中,充斥着孤獨。裏邊的孩子也不再天真爛漫,他們打小便知曉社會的殘酷,更不敢去奢想家的溫馨。家,似乎就如一絲飄渺的煙,任憑我們怎麼追都追不上,也摸不着。

  我想,我是幸運的。因為,我被一對平凡的夫婦領養了。他們很友善,也對我猶如親生的孩子般好。但是,我卻始終沒敢喊他們一聲爸媽。也許是因為孤獨太久了,便再也不敢去敞開心扉。

  直到有一次,我因為有事在身,所以深夜才歸家。一開門,便看到了我的養母闔着眼支着下巴躺在沙發上,似乎睡着了。我悄悄地走到她身旁,望着她的睡顏,嘴角掛起了一抹溫暖的笑容。然後,她卻好像是因為被剛才的門聲吵醒了似的,微微蹙了蹙眉頭,接着便睜開了眼睛。她揉了揉雙眼,道:「阿時,你回來啦?飯菜在廚房裏熱着呢,你去端出來咱一起吃吧!」這時,養父也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笑罵道:「我肚子餓想吃飯,她非得攔着我,說要等你回來一起吃,可餓慘我咧!」我微微笑了笑,去把廚房裏的飯菜給端了出來放在飯桌上。

  飯桌上的飯菜,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粗茶淡飯。可吃到我的口中,卻成了絕世佳餚。幸福的感覺襲遍我的味蕾,讓我嘴角不自覺地掛起一抹甜絲絲、暖烘烘的笑容。我抬眸偷偷地望了望我的養父養母,心中猶如一股暖流淌過。他們看到我嘴角的笑容,便笑着問:「阿時,怎麼你今天好像特別高興的樣子啊?發生了甚麼事?說出來讓我們也樂樂唄!」我望着他們,認真由衷地說:「叔……不,爸爸媽媽,謝謝你們!我愛你們!」他們聽完後,眼中似乎帶着點驚訝,然後寵溺地摸摸我的頭,說道:「傻孩子,謝甚麼呢!只要你好好的,那我們也就滿足了。」驀地,我心中百感交雜。也許,這就是家的感覺吧!它是那麼的溫馨和美好。

  對於作為孤兒的我們來說,家,就是我們最大的寶藏。我們只是想要一個簡單的家,僅此而已。我想,如果我的摯友如今再問我家為何物時,我會笑着回答他:「家,是簡單而溫馨的。只要一家人能坐到一塊兒吃頓簡單的飯,便足矣。」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