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穎嵐〈陶醉‧所思‧唏噓〉沙田培英中學


(一)

  風雨過後不時陽光,太陽淺淺露面。
  鄉間小路,作物處處,若我走下。

  我沿着梧桐河畔,放慢步履,緩步而行。

  河水淙淙,偶爾被微風泛起了漣漪,一個個的酒窩擴散在水面上。河道曲折,潺潺流水隨着九曲十三彎的梧桐河,蜿蜒而行。

  樹影搖晃,翠綠欲滴,兩旁的銀合歡樹搖搖欲墜,又垂蓬茸搖曳。天氣燠熱,但在樹蔭袒護下,又覺一絲清爽。

  我坐在河畔兩旁邊,漣漪泛起了微光。
  河畔兩旁,長草小草悠閒地左右擺動,扭動着纖幼的身軀。

  鄉郊淳樸,四周恬靜。清風吹散了我的瀏海,我閉上眼睛,感受着風兒的示好,傾聽着寧靜的一刻。

  「叮——叮——」
  身後一架腳踏車載滿彩色的蔬果從旁掠過,新鮮的氣味撲鼻而來,自己的長髮亦被吹至飄起,和被春意盎然圍着的田野成了絕配。

  身旁的含羞草,羞答答地垂下小葉,青嫩可人。一片半透明的落葉,急不及待地落在我的肩膊,跟我交朋友。

  風和日麗,藍天白雲,
  河水算不上清澈,但和天空互照,水天一色。
  河面微光,橫山群抱,鳥語花香,河岸生景,教我陶醉。

(二)

  風雨過後不時陽光,太陽淺淺露面。
  小路凹凸不平,柵欄鐵絲網處處,若我走下。

  我沿着梧桐河畔,放慢步履,緩步而行。

  河水淙淙,偶爾被微風泛起了漣漪,一個個的酒窩擴散在水面上。河道曲線工整,梧桐河被修葺成明渠,潺潺流水,沿着人工整齊的曲線而行。

  兩旁荒廢的太陽能街燈,筆直地站崗,不帶一絲感情。天氣燠熱,烈日當空,在太陽能街燈下,添了一絲煩躁。

  我站在河畔橋上,依偎着柵欄,漣漪泛起了微光。
  河畔兩旁,長草小草被某某牌的果汁飲料鋁罐壓住,纖幼的身軀,徐徐呼救。

  城市的綠洲,一絲的隔世,得來不易。
  清風吹散了我的瀏海,我閉上眼睛,感受着風兒的示好,傾聽着寧靜的一刻。

  「隆——隆——」
  身後一架裝着建築材料的大貨車從旁掠過,污濁的廢氣撲鼻而來,自己的長髮亦被吹至凌亂,和被重重鐵絲網圍着的村屋成了絕配。

  一片墨綠的青葉落在我身旁,輪廓清晰可見。

  風和日麗,藍天白雲,
  河水看上清澈,和天空互照,水天一色,
  河面微光,橫山群抱,河岸生景,教我所思。

(三)

  風雨過後不時陽光,太陽淺淺露面。
  由工整的磚頭,疊成一條整齊的行人道,若我走下。

  我沿着單車線外的行人路,沿梧桐河緩步而行。

  河水靜靜,偶爾被微風吹起了漣漪,微波逐漸散開。河道筆直,梧桐河被修葺成明渠,河水一條直線,靜止在人工整齊的直線。

  兩旁的高樓大廈成為屏風,不帶一絲感情。
  天氣燠熱,烈日當空,人來人往,行人互相及肩摩擦,添置了煩躁。

  我站在河畔橋上,依偎着柵欄,河靜如止水。
  河畔兩旁,被混凝土築成的渠壩,沒有絲毫生機。

  城市早沒有綠洲,喧鬧的聲音令人厭煩而無奈。
  我閉上眼睛,傾聽着城市的聲音。

  「咇——咇——」
  身後一輛輛大小各異的車輛從旁掠過,污濁的廢氣撲鼻而來,自己的長髮亦被吹至凌亂,與林立着高樓大廈的鬧市仿成絕配。

  地上整潔,不見任何一塊樹葉。

  風和日麗,藍天白雲,
  河水並不清澈,和高樓大廈互照,黑沉一片,
  河面微光,大廈群抱,河岸生景,教我唏噓。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