禤家駿〈土地‧梧桐河‧馬屎埔〉播道書院


  「土地不懂復仇」,詩人陳麗娟在她的作品中這樣寫道。的確,土地是沉默,是忍耐的,它孕育了包括人類在內的世界萬物,卻要遭受被人類恩將仇報地摧殘的不幸,變得滿目瘡痍。可是,土地不懂復仇。

  「呯!呯!呯!」學校附近的地盤正在進行打樁工程,只見一根根又長又硬的鐵樁被深深地打進土地的胸膛裏。接着,土地的胸膛上被一層又一層地堆砌了大石,算起了足足有十餘層樓高。最後,人們在土地的身上鋪砌了水泥地,一座光鮮亮麗的「豪宅」就這樣落成了。可是,又有誰可曾想到,金碧輝煌之下,還有可憐的土地在千斤之重下苟延殘喘,用身體承托着我們毫無止境的慾望。它,卻不懂復仇。

  正是因為土地不懂復仇的個性,多少年來,它默默忍受、包容人類在它身上作出的一切傷害。香港這一片土地,本來是屬於大自然的,從甚麼時候開始,土地被地產霸權所掠奪,想使用土地,就必須向他們付出昂貴的費用。那麼,佔有土地並肆意向它施以「暴行」的人,又給予過土地些甚麼嗎?

  土地孕育了生機、孕育了世界萬物、孕育了人類。沒錯,它的確不懂復仇,不懂得向人類的惡行作出反抗,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個需要:有朝一日,土地資源總會被貪心的人使用殆盡,人類將面臨㓕亡的威脅。這,就是土地唯一,而且最殘酷的復仇。

                         • • •

  梧桐河——一個香港人似曾相識,卻又頗為陌生的地方。它座落上水的市郊地區,是香港難得的恬靜之地。

  說起梧桐河,腦海中頓時浮現一片大自然的景象:寛大而延綿不斷的河流,在微風中搖曳的樹木以及遍地的落葉。從上水的市集走到梧桐河畔,感覺就像耳機的音樂被關掉了似的,由吵鬧變得安靜。梧桐河的恬靜,是讓我能夠細聽微風的竊語、河道淙淙的流水聲,以及樹上枝葉磨擦的「沙沙」聲,令人心神安寧。

  走在梧桐河畔,我不由得放慢了平日急促的腳步,邊走邊欣賞美景。風起了,把植物在陽光下進行光合作用的田園氣息帶到我的鼻孔裏,令我放鬆身心。放眼望去,地上的落葉點綴了梧桐河的美景,綠的、黃的、棕色的,繪畫出一幅五彩繽紛的風景畫;流動的河水在艷陽照耀下閃閃生輝,如同魚鱗般泛出獨特的光。淙淙流水,彷彿洗滌我的心靈,令我從日常生活的煩惱中得到解脫。

  梧桐河畔的土地,卻是令我最印象深刻的。濕潤的泥土在水泥地的圓形小孔裏露出地面,旁邊雜亂無章地長着嫩綠的野草。在被石屎森林所覆蓋的香港,我們又有多少機會能看見土地的「真面目」,嗅到土地新鮮的香氣?腳踏着柔軟的泥濘,雖然看似骯髒,但卻是我們接觸土地的最好機會。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已非只是古人的唏噓,梧桐河現正面臨被地產霸權收回土地的命運,香港寸金尺土,如此下去,所有的土地終逃不過被「吞噬」的宿命。那麼,我們的下一代難道還有與美好的大自然共存的機會嗎?只希望,梧桐河的河水,能永遠繼續洗滌香港人的心靈。

                         • • •

  梧桐河的彼岸,一座名為馬屎埔的村落悄然地棲身於石屎森林與郊野之間的交界。沿着劃有粉藍色粉筆線的小路一直步行,我穿過一片鬰鬱蔥蔥的叢林,終於到了隠沒在樹蔭裏的馬屎埔村。

  村內一片寧靜,除了偶然傳來的一陣狗吠聲外,便只剩下風與樹葉細若蚊鳴的交響曲。走入村中,卻見沿路紮滿了約兩米高的鐵絲網,上面則掛着用紙條紮成的房屋型彩色飾物,似乎是用作標記之類的東西。復行數十步,籬笆外露出一片蔚藍的天空,遠方是上水市中心地區的高樓大廈,眼前卻是綠茵如海,如同一塊地毯般向遠處無限伸延,把大地染成一片青蔥;草地上,幾隻黑色的小羊來回走動,低頭吃草,交織成一幅世外桃源風景畫。

  沒多遠的前方,樹木讓出了一片井口似的天空,下面則是數塊肥沃的菜田,上面種着數棵幼苗,顯得生機盎然。走過農田,捲入眼簾的卻是數棟荒廢的村屋,屋外的鐵絲網已起了一層暗紅的鐵鏽。它們之中偶有尚有人居住的房子,傳出惡狗兇狠的吠聲及老人的咳嗽聲,不知怎的聽起來感覺有點淒涼。

  步出馬屎埔村的路上,看見幾座畫滿了圖案的建築物。據說這是一些本土藝術家為了喚起市民保護馬屎埔村的意識而繪畫的作品,以塗鴉表現馬屎埔村的特色。記得其中一座村屋的外牆上畫有數隻蝙蝠,原來棲息於此屋簷下的蝙蝠會於黃昏時成群結隊地飛出來覓食,令我難忘。

  終於,我離開了馬屎埔村。驀然回首,心中不其然地泛起一絲唏噓淒涼之意:不知多少年後,我才會有時間舊地重遊?而且,馬屎埔村可能已不復存在了!

                         • • •

  踏遍上水,我對於香港的土地有了更深刻的體會:我們日常生活中,可能並不會見到名副其實的「土地」,但我們要知道的是,我們的一切財產、生活,甚至我們的生命,全都是建築於土地的犧牲上。我們為着香港「美好的未來」而不斷地把土地的身軀摧殘、摧殘、再摧殘,難道真的對得起一直默默忍受、容讓我們種種暴行的它嗎?本來就已經擁有數以億計的產業的地產霸權,難道就不能放過梧桐河和馬屎埔的大自然,讓土地能夠喘息,能夠吸一口新鮮的空氣嗎?可別忘了你們的財富是源自於土地的恩賜啊!

  土地,孕育了人類,孕育了世界萬物。人要與土地和諧共處,才能互利共生,為持生態平衡。一片土地,可能是數千萬人的「起源地」,也可能是很多人一輩子的心靈寄託。因此,請大家合力保護香港僅存的土地,保留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也為土地的幸福出一分力。土地不懂復仇,所以請不要欺負土地。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