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煦晴〈老店、藥店、藥店?〉德望學校


  一陣魚腥味撲面而來,我雖然不大願意,也只好硬着頭皮走進菜市場。

  剛走到菜市場,就看到翠綠的青菜排列在眼前。不過,更吸引我的注意,反而是旁邊那毫不顯眼的小藥店。它那比魚腥更濃烈的中藥味令我不其然地往它走去。啊!這店的招牌已褪色,一排排的百子櫃就在眼前,舊式的秤、老舊的切刀、櫃枱上擺放着不同的藥材,我也說不出名字。那濃烈的中藥味,使我不禁掩着鼻子。正要離開,一位伯伯,想是藥店的主人,臉上的皺紋彷彿是歲月的軌跡,一臉嚴肅,但背挺直。他看到我掩着鼻,笑着問我:「很臭嗎?」「我不太習慣,聞上去好像很苦呢!」我一臉尷尬。「苦口良藥!伯伯有病吃這些,你看,我挺健康吧!」我只吃西藥,心裏咕嚕着。

  走出小藥店,我沿着擠迫的小街繼續走。「咚!咚!」我踏在地上空洞的磚頭上,那磚頭搖搖擺擺,不太穩當。「沙!沙!」一個老婆婆拖着一堆紙皮,跟我擦肩而過。一個穿着西裝的上班族快步走過,紙皮散滿一地,也不道歉,只拋下一句「礙手礙腳」,匆匆離去。看着那光鮮的背影,回望那老婆婆,也不覺一回事,慢慢地把紙皮拾起⋯⋯大家也像不相干。

  轉過彎後,彷彿走進時光隧道,進入了一個現代化的都市。街道突然變得寬闊了,地上不再是鬆鬆脫脫的磚頭,換成了平滑的水泥地。抬頭一看,也是一間藥店,招牌被七彩繽紛的燈泡圍着,閃閃發亮,十分耀眼。

  走進藥店。同是藥店,與之前的那間很不同,沒有百子櫃,沒有老秤,沒切刀,也沒有老伯,迎來的是冷氣撲面。一排排健康食品、奶粉、尿片⋯⋯映入眼簾,還有那一條條的廁紙直堆到天花,再加上門前的行李陣,配着店員的叫喊聲,比先前的藥店忙上百倍,但這一切與「藥」有何關係?

  沿着大街,心想着時光機的另一端,不知不覺,竟又朝那藥材味走去⋯⋯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