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臻皓〈墟市‧河畔‧土地的堅持〉沙田培英中學


  我對北區的印象,通過觀看新聞報道中,北區居民與內地市民之間的爭執中,村民拼命抵抗唯利是圖的地產商略知一二。我一直認為北區不是一個舒適寧靜的地方。究竟北區還是香港人理想中的家嗎?

  參加了讀寫我城的活動,在北區的墟市與河邊遊走,呼吸着急速和散漫的氣息,我對自己的土地有了多一份了解,對壓制人民的一群多了一份鄙視。

墟市(菜市場)

  墟市,是城市中特别熱鬧的一處,人頭擠擁,空氣焗促,難以呼吸,是我對它的印象。可是,它養活了辛勤工作的勞動者,温飽了人們的身和心。走至墟市中央,中氣十足的人群差點把我逼至死角,無路可踏,無路可退。我能怪他們嗎?不,這自然不過。我看看頭上早已褪色的招牌,感受到五十年前的繁華盛况,我一直往前行走,突然出現了兩所裝修得美輪美奐的藥房,內裏燈光透亮潔白,卻門可羅雀。在一個充滿着傳統氣息的墟市中,竟出現這些隨處可見的連鎖店,可說是格格不入,我看到連鎖店如何侵佔小店的空間,小店如何在這空間中掙扎求存?我感到痛心!

河畔

  沿着繁華的馬路一直走,喧嚷的車聲漸漸從耳側褪去,換來的是輕柔、涼快的風聲,拍打着翠綠的葉子。再行數十步,一條寛闊的河流呈現在眼前。水平如鏡,遠方卻見高聳的山巒,我看不透,看不透這道河通往何方!我突然觸摸不定。剛才還走過人聲鼎沸的墟市。轉眼間卻剩下習習涼風。這裏該有的寧靜被興奮的我們突兀地劃破,彷彿我們的存在是對這地的侵犯!想到此點,我不由得放慢腳步,靜心聆聽着風聲的導引,在河畔徘徊,呼吸養份。

  惟獨是梧桐河旁一連串的太陽能街燈,建成以後全無用處,彷彿是這幅風景畫中的一點污泥。縱使如此,我仍然把握這難得機會,慢慢踏遍樸素的石板路,欣賞梧桐河。

土地的堅持

  一路沿着河畔往前走,折入一道茂密的小徑,進入馬屎埔村的範圍。馬屎埔村這個名字,我曾聽聞過——內裏的馬寶寶社區農場非常著名。走着走着,空氣變得非常悶熱焗促。抗議政府侵佔土地的標語在右邊的房屋上出現。我頓時感到失落,為何政府可以隨意收取村民居住已久的土地?我相信村民對這片土地多少帶着不可割捨的感情,不是隨便可以任人魚肉的。土地帶有它獨特的個性,它默默付出而從不計較回報。我不期然產生對土地的愛,希望她會有美好的將來。

  這次文學散步,為我對北區模模糊糊的印象加添了一份認知,是非常難得的經歷。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