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新宇〈生日〉聖言中學


  今天是我的生日。

  在我看來,這並不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尤其是當你有一對忙碌的父母和一個討厭的弟弟。

  我是個普通的中二學生,成績在班中數一數二,音樂方面懂玩樂器,而運動方面則是一竅不通。在學校中,經常被老師稱讚成熟穩重。朋友的數量一支手可以數清。

  你這樣也算普通?是呢,至少我從未感覺到過自己有甚麼值得一提的過人之處。

  父母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父親是經理,母親則是個普通職員。他們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即便是週末亦要回公司工作,所以我們見面的時間少,但我們直至去年為止關係仍不錯。

  去年生日時,當時天真的我還滿心歡喜地期待父母會如何慶祝我的生日,奈何事與願違,直至第二天早上他們被弟弟提醒後才記起這件事。雖然事後他們表達了歉意並補送了生日禮物給我,但我對他們的態度日趨冷淡。至於弟弟,他一回家就興奮地衝過來祝我生日快樂並送上親手做的生日禮物。當時的我心情很差,謝絕了他的禮物。那是我第一次覺得我從小到大朝夕相對的弟弟很煩。接着,這種討厭的情緒便蔓延開來。

  弟弟是個特別的人,他與我截然不同。他比我小一歲,中小學都讀一樣的學校。他成績一般,但擅長各種運動。籃球、足球、田徑他都懂得。雖然他才入學幾個月,但已經和同學們,甚至不同級的師兄變熟。他很健談,是個話匣子,以前的我還喜歡和他聊天,可現在我只感受到他的喧鬧。

  人們經常拿我和他比較。前幾天,我經過弟弟的課室,我被他的朋友一眼認出。我平淡地應酬了他們。我走後,他們議論紛紛,說我比弟弟難相處得多。我並不意外,甚至已經習以為常。

  此時的我,正站在家門前。我發現我的心中還有一絲期待和希望,但它們瞬間被我捏碎——父母怎麼可能放下他們的工作來陪我?而弟弟,我根本就不想看到他。

  我掏出冰冷的鑰匙,準備開門。即使我心中多麼不情願也要回家。鐵門被我徐徐拉開。我深吸一口氣,準備迎接接下來空無一人的場景。

  家門被慢慢打開,發出了老舊的吱吱聲。映入眼簾的不是黑暗,而是光明。父親正坐在沙發上看手機,意識到我回家後露出了慈愛的笑容。

  「生日快樂!」我驚訝地說不出話,我用力地掐了自己一下確認這是現實後,眼眶便開始濕潤。

  這是,母親從廚房走出,她難得地穿着圍裙,正在煮飯。

  「生日……」她的話還沒講完,突然我發現身後有人。

  「生日快樂啊,哥哥!」弟弟抱住了我,自從去年今日後我們便沒有過甚麼身體接觸。這個懷抱是溫暖的,我無法克制自己感動的淚水,哭了出來。

  原來父母和弟弟提前策劃了這次的驚喜。弟弟提出這個主意,而父母就向公司請了半天假來為我慶祝生日。

  自從那天,我與父母和弟弟重修舊好了。

  我愛我的家人。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