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佩文〈北角的晴〉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


  早上,艷陽高掛,明媚溫暖的陽光照進我的房間,從床尾爬上我的臉,使熟睡的我十分舒適,而鬧鐘不斷在我耳邊迴響,像是提醒我快要遲到一樣。不久,我終於被鬧鐘吵醒了,我沉甸甸地眯開了眼,轉身看向時鐘,只見時針指着七,分針指着三十!我猛然起來,心想:糟糕了!要遲到了!該怎麼辦?心急如焚的我立即從床上跳起來,走到洗手間梳洗,接着快速地喝了一口水,便焦急地跑出門了。

  今天天氣十分炎熱,陽光猛烈得很,我在熙熙攘攘的糖水街上快步行走着, 絲毫沒有留意身邊的事物,直到停在馬路旁,我才冷靜下來。忽然,我發現這裏只有少數學生,大部分都是上班族。我靈機一觸,才醒覺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學,這時我如釋重負,心情也格外高興,剛才的急燥已一一消失了,因為我不用被記遲到,又能放假,於是我決定慢步走回家。在人潮湧湧的街道上,涼風呼呼地吹到我的臉上,我抬頭一望,明珠高掛,鮫綃低垂,風和日麗,一切都賞心悅目,令人歡喜。我又低下頭來,看向對面馬路上的人群,上班族擠擁整條街道,當馬路一轉綠燈時,上班族像獅子般擁來這邊,焦急的,競爭似的。我又看見有人不停超越行在他前面的人,希望一馬當先,做最快的人,以免讓人拖慢自己的步伐,也有人一把撞上去行在他前面的人,認為那人阻礙他。他們沒有好好感受大自然,反而走馬看花,一心只顧着自己的步伐,難到現在社會的人就是這麼焦急、步伐這麼快?我心想。

  忽然,我看見一位婆婆推着放滿紙皮的大車子,在馬路上慢慢走着,這時,轉紅燈了,婆婆仍艱苦地走着,路邊的車開始不耐煩了,發出「嗶嗶」聲,嘗試叫走婆婆。不久,婆婆已經走過一半路了,一半的車也開始行駛了,像是與婆婆競爭這條馬路。但更可恥的是,竟然沒有人想前扶她,所有人都各忙各的,有着自己的步伐,完全沒有同理心,有些人視而不見、有些人袖手旁觀、有些人暗地冷笑……愈想愈覺得現今社會的人缺乏同理心,只顧自己利益,從不為別人着想,一心只想爭取向上流動機會,不停競爭……想到這裏,我不禁嘆了一口氣,然而,我想我何曾不是這樣的入?早上我匆忙地在街上行走,絲毫沒感受大自然,這樣的我也一樣是活在自己的步伐與世界,香港的現實,也是如此。

  其實,在這競爭的社會中,難免不得不跟上社會飛快的步伐,但我們該學會靜靜感受大自然,更該學會幫助別人,才能讓自己和他人得益,也能達致社會共融。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