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惠嵐〈筲箕灣的霧〉威靈頓教育機構張沛松紀念中學


霧,飄渺;風,輕拂。
時光不斷變逝,歷史不斷蛻變。
曾經和小孩嬉戲的變得遙遠了,
一聲聲的腳步聲響徹耳邊,
曾經震耳欲聾的炮聲漸漸消失了,
留下的只有死寂的廢墟,
曾經響徹耳邊的湧浪被大海殲滅,
成了一座座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
小孩,笑聲,消失了。
炮聲,戰亂,消失了。
湧浪,浪花,消失了。
只留下被時間忽略的波濤輕輕地拍打岸邊,打轉,迴旋,輕拍,然後漸漸散開。
和滿是被霧所瀰漫的人們,然後吞噬,消失。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