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墡怡〈北角碼頭的陰霾〉香港真光書院


  在日常生活中,總是遇上大大小小的難關,稍有不慎就會被障礙物絆倒,甚至弄得遍體鱗傷。這時候,我或許會感到疲累,而當我找不到知音人的時候,我總會來到渡海碼頭看着遼闊的汪洋大海,或許能安撫我內心動盪不安的思緒。

  我喜歡坐在木椅上,面向着無邊無際的海岸,我隱約看到零星的曙光。「呯呯!」旁邊的工程仍在進行,刺耳的聲音把我從虛幻中又拉回殘酷的現實裏,不容許我一剎那的想像和希望。我天真地戴上耳機,企圖從音符中找到半分寧靜和解脫,聽着,聽着,眼皮緩緩地垂下,疲累讓我旋即進入夢鄉。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把我喚醒。我睜開雙眼,已經是黃昏了,天色已變沉,而在我心的愁緒卻是暗霾不散。我揉揉眼睛,發現對岸已被霧氣遮擋了,已經再看不到所謂的曙光,此刻的我只想奔回家中去尋回那失落的安全感。

  經過春秧街,果舖的人都彎着腰收拾,似乎無視了我的存在,我猶如行屍走肉般踱步。「叮叮!」是電車,在我面前的電車,似乎在投訴我阻擋了他的去路,我站在旁邊,心中無聲地吶喊着:誰在乎我的感受?誰真正明白我,懂得關心我?

  眼看這個城,突然感到一片冰冷,我為了逃避這不安的氛圍,我拼命地跑着,我的視線漸漸地模糊起來,或許這是汗水,是我急切地跑回家的汗水,又或是傷心的淚水,為這一切已變得面目全非而流的淚水,城死,人心死。我嘗試用手臂把它一一抹掉,淚水卻不爭氣地流到面龐,不能控制。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