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淦丰〈鯉魚門的寒月〉聖言中學


  在天朗氣清的寒夜裏,我走到鯉魚門海旁,由碼頭抬頭往上看,只見莊嚴巍峨的魔鬼山和漆紅的鯉魚門牌坊都被夜月一一照耀。

  高傲的寒月,曾幾何時投進了英軍的堡壘,把哨兵眩倒了,迷住了;敵軍卻在它靜靜的庇護下鬼魅地佔領了香港。那已是七十年前的往事,鮮紅的血淚與潔白的明月構成強烈的對比,記錄着那段慘痛難忘的史實。

  冷漠的寒月,七十年後繼續照耀着此地,只是炮火熊熊的軍艦替換成燈光閃閃的大郵輪,維多利亞海峽轉變成了「維多利亞河道」,小鄉村發展成了高廈林立的市鎮。

  周圍的景物都已改變,唯獨寒月卻依然與以前一樣,每晚照透每家每戶的窗簾!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