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洛僖〈西灣河的雨〉聖馬可中學


  一絲一絲細雨下,輕輕地打在我的肩膀上,就像是提醒我一些忘了的事,忘了的情感。我仔細地品嘗着滴滴雨點,勾起絲絲回憶。這些雨點看上去晶瑩剔透,裏面一點雜質也沒有,可是當你品嘗過後,才會發現裏面變幻無窮,有時帶這微微的甘甜,有時帶着令人起雞皮疙瘩的辛酸,有時亦有令人皺眉的苦。

  雨裏面的甜,是蜜糖一樣的誘人嗎?可能是吧。也許,更多的是那種令你留戀的甜。那種糖果給不了你,只有人,只有她才給的了。夜晚來臨,就像為着這一刻的甜,特地布上黑幕,好讓燈光能夠打在她身上,好讓你只能注意到她。就像往常一樣,你和她說說笑笑,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發生。或許是天覺得你和她不夠相近,或許只是偶然,一絲絲的小雨點,穿過西灣河那條山路旁的街燈,在柔和的黃燈下,優美地落在你和她的肩膀上。你們看着對方,微微地笑了一下,打開了那把只容得下你和她的雨傘,只容得下你和她的世界。這時候,你和她相差的距離,又少了一點。你們還是想往常地說說笑笑,可是心裏面已經揚起了那首帶點興奮,一點點輕快,但最終仍回到浪漫、優雅的圓舞曲。這時候的雨點,就注入了那種讓你留戀此時此刻的甜蜜。

  甜蜜始終像夢一般夢幻、美麗,但回到現實後,就會打破忘記。相比起甜,雨裏的辛酸更來的刻心銘骨。

  這次再也沒有你夢裏,青春裏的她,在你旁邊的只是一位推着一輛裝滿紙皮的老婆婆。那天也是黑朦朦,可是那位老婆婆推得滿頭是汗。每踏出去的一步,都耗費了老婆婆生命剩下最後的幾點,換來的可能連半毫子也沒有。同樣是站在老婆婆旁邊的你,對周邊的一切亦都漠不關心。這時候,雨點一連串一連串地落在你身上。它們本來是想拍打你的肩膊,提醒你要留意下身邊的一切,你卻只是熟練地打開雨傘,拒絕了雨點對你的提醒。大雨繼續地下,你仍然像往常地走着,可是大雨落在了紙皮上,一點一點地加重了紙皮的重量,一點一點地增加老婆婆生命的流失。老婆婆沒有雨傘,大雨就這樣落在她的身旁,得她十分狼狽,但為了那幾毫子,為了生活,狼狽又能阻擋得了甚麼?這時候老婆婆哀歎了一聲,你才開始看到周圍的事物,品嘗到雨點的辛酸。

  甜蜜是夢幻的,辛酸雖然刻心銘骨,對你而言,只是短暫的。只有苦,才能讓你畢生難忘。

  以前的雨點都是清甜清甜的,討人喜愛。但不知為何,當你這時候舔一下雨點,會發覺為甚麼一陣苦會掩蓋了清甜的感覺。你走出窗外,望出去,就會發現答案十分明顯。四眼張望,你見到的只有一棟棟高樓大夏,一條公路穿插於高樓大廈中,上面一輛輛車子川流不息地駛過。以前的綠樹,以前的花草已經蕩然無存。雨滴的那種苦,或許會永久常存下去。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