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倩儀〈新光戲院的「雷」〉東華三院辛亥年總理中學


  「你知道嗎?」

  我使勁地吸啜手上的珍珠奶茶,有點後悔沒有「走冰」,實在沒料到新光劇院裏冷得如寒流侵襲。若非學校專題報告的要求,我也不會在此呆坐幾小時,觀賞《帝女花》。

  「《帝女花》是假的!這駙馬和公主哪裏愛國?『長平』那封號是清廷賞賜的,她和駙馬在清廷的照顧下不知多快活!」看見花旦展示功架,我同學立即低頭猛抄筆記。

  「戲劇啊,自然是假的。」我漫不經心地回應,因為我在跟死活不上來的珍珠較勁。

  「據說呢,這劇目原來是清代的窮酸書生寫的,為了拍馬屁;後來到了數十年前,唐滌生改編了——他又不是清代窮酸書生,拍甚麼馬屁?於是劇本就改了。真不專業,一個用清朝封號的明朝公主殉國,我看着也替公主尷尬。」

  「也許人家是愛國的,不過清朝沒寫,我們自然不知道了。」

  「按你這說法,我們不用讀中國歷史了,反正誰也不知道真相。」

  一幕完結,觀眾如雷的掌聲將我們的對話完全蓋過去,因為他們聲量大,所以我們微不足道的聲音根本不足為患。觀眾不會關心長平公主是真還是假,也不會關心《帝女花》故事是真是假。戲劇啊,好看就成,反正他們甚麼都不關心。

  好不容易捱到最後一幕「喝酒殉國」,觀眾如雷的掌聲再次響起。到底有沒有人為駙馬公主感到可惜?喝毒酒啊,你以為是喝啤酒嗎?不過在場觀眾情緒高漲,自是沒甚麼感觸……不對,他們完場後也不會有甚麼感觸,反正他們甚麼都不關心。

  我和同學隨人群離開劇院,我緊握那空空珍珠奶茶杯,尋找垃圾桶。同學睨我一眼,問:「剛才你有認真看的嗎?似乎你的『珍珠』比較緊要,你不關心功課可不行啊!」

  我不關心?

  也許吧,我真的不太關心。

  「轟隆隆——」一記悶雷響起,閃光乍現,天空中烏雲密佈,卻不下雨。離場的觀眾擠在門口,欲行又止,萬一走着走着下大雨了,怎麼辦?

  現在,他們倒是關心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