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琬珩(靈糧堂怡文中學)〈塱原〉

天空變得異常的陰暗,天氣亦變得十分寒冷。我一身雪白的羽毛變得越來越髒,差不多是黑漆漆的。我飛了很久也找不到我的家人,而我又開始十分疲倦,所以就決定找個地方歇息後再起行。

當我想那裏能夠讓我休息的時候,我眼前就出現了一片的濕地,那就是塱原了。我站在一棵樹上,思考晚上應該住在哪裡,忽然有隻小白鷺從右邊飛來,他到了河邊一下子就把魚捉到手,令我看呆了。回過神來,我也飛到河邊觀察他的捉魚方式,他沒有任何的猶疑,趁著魚兒停下來的那一刻,他就把它捉上來還吞下了。我被他的技術深深地吸引住,讓我都差不多忘記了我應要做的事。突然我的腦袋傳來一個消息,我的肚子開始越來越餓了,所以我也站在河邊捉了幾條魚做我今天的晚餐。

黃昏就到來,我也準備要尋找我的住宿。我四處張望,發現了左邊的樹上有個被樹葉遮擋的巢穴。我飛了那棵樹上的附近,而那個巢穴原來是空的,想了一想,我就決定住那裏。晚上的到臨,我在空巢中歇息了。一邊想著好好休息,一邊想著明天要再出發尋找我的家人。

太陽漸漸升上來,我被那道光線照醒了。我的肚子也再次感到餓了,所以我飛到一片稻田旁邊的電線桿上,準備吃田中的稻米。我飛到稻田的中央靜悄悄地吃那些的稻米,看見沒人阻擋我,我才減慢速度吃。當我吃飽後我也要開始起行了。

現時的富足也比不上與家人一起。假如家人都不在,吃什麼也是無味。不知何時才找到屬於我的家呢?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