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家忻〈藏於手拉鐵捲門後的記憶〉迦密柏雨中學


  人山人海的街道,充滿了人們高談闊論的聲音。我的手用力推開茶餐廳那道厚實的玻璃門,在我身後,旅行箱輪子於水泥地上咕噜咕噜地滾動着。 儘管我的家在石湖墟,現在我在早上卻鮮少在那裏閒逛。每天晩上輪班的工作結束後,我通常—進家門便躺在沙發上仰頭大睡。今天早上難得動了出外走走的念頭,我便打算先到家附近的茶餐廳吃過早餐再到新康街逛逛。我踏入茶餐廳,店門緩緩關上,身後的嘈雜聲漸漸一點點一點點的消失,不大聽見了。雖然店內算不上寧靜,但由那喧鬧的街道進來店內,卻總覺得有一種耳根清静的感覺。小時候,父母常带我光顧這間茶餐廳,我們與這裏的老板林伯伯十分熟識。「早上好呀!」他看見我進來坐下,便笑吟吟地上前來跟我打招呼,我向他揮了揮手,他便走過來站在我身旁幫我點餐,跟我閒話家常。

  「現在呀,商店租金越来越貴,有好多老店都扛不住,結業了。」林伯伯感慨地説道。

  用膳後,我別過林先生,離開茶餐廳。我推開店門,外邊的街道一片喧囂。我不禁回想起小時候在上水石湖墟居住的景象。

  那時,上水的房租和物價比起其他地區相較便宜,環境也很清静。雖然那時街道、商場還未有名店的進駐,生活卻十分舒適。可是,現在的上水,已經不再是當年的上水了,如今的上水已成為水貨客們的聖地,街道變得擠擁嘈吵。我側首看了看街道兩邊,從前,那裏有許多滿載人情味的小店,為上水石湖墟這個地方添上色彩、添上生氣。現在,這裏只剩下一道道銹漬斑斑、貼滿了地產商招租廣告的手拉鐵捲門,一間間的名店、藥房、找換店和銀行取替了那些親切的老店。昔往的老店在不知不覺間,已被連鎖店取替。現在,它們不可能再出現於街道圖上,你再也不能夠在上水石湖墟的街道找到它們,要找着它們的話,你也只能在街坊們的記憶中尋見。

  我在新康街隨意走動,看見前面不遠有好些紅色塑料筲箕放在電機行外。我向前走近看看,一塊寫着「榮休啟事」的紙板豎立在紙皮箱旁邊。紅色塑料筲箕內塞滿了各式各樣的燈炮、林林總總的電插座、不同電器的小零件……筲箕和筲箕之間又插了一張張用馬克筆寫着「結業在即」、「特價」、「八元任揀」等字詞的卡片。這家店是上水石湖墟僅存的電機行,想到它即將結業,心中感到惋惜不已,我從筲箕內挑了三個電燈泡,進去店內結帳。

  在我回家的路上,一間間的藥房和連鎖店屹立在兩旁。我仍念念不忘那些貼滿招租廣告的鐵捲門,藏在那道鐵捲門後,那空洞洞的店鋪,它們曾經擺放着琳琅滿目的貨品在裏頭,它們曾經吸引過我去止足和注目。然而人總是喜新厭舊,上水石湖墟迎來了一間又一間的名店。它們被淘汰,漸漸被人們遺忘。

  我望了望那道鐵捲門,藏在那道鐵捲門後的那間空洞洞的店鋪,是我兒時最愛的文具店。我的視線穿透了那道鐵捲門,好像看見昔日的自己牽着母親的手走進文具店的身影,耳朵好像聽見昔日的我在店內向母親撒嬌要模型的聲音。

  我心中納悶,懊悔自己年少時沒好好珍惜那些老店,每天上學、回家的路途都看見它們,然而我每次只是匆匆繞過。現在,我想再細細打量它們,恐怕再也沒機會了。我緩步繞過那些銹漬斑斑的手拉鐵捲門,在上午微暖的陽光下回家。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