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俊詩〈給香港土地一封公開信〉威靈頓教育機構張沛松紀念中學


  香港土地,你好!

  雖說我們每日形影不離,但是恐怕你不會記得我——畢竟妳是如此金貴,平凡的人你是不會在意的。

  于我而言你是什麼樣子呢?抬頭仰望,摩天大廈一團團簇擁著,充滿了眼簾,順著視線綿延而去,連光線也被緊緊攥在手裡。這是不過是你黃金裙帶上的一角。

  然後我到了馬屎埔村。那一天——我認為我錯了。

  原來在你的世界里真有這樣嬌小的房屋,鏽跡斑斑的門上掛著小小的銅郵箱,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地址,像是孩童學字,看起來笨拙而可愛。房子很簡陋,只用矮小的鐵網圍住,有的東倒西歪,有的還穿了個洞。青蔥的藤條上枝繁葉茂,為這老舊的鐵網添上生機勃勃的一筆,即使老舊,也遠比石屎泥要好看得多。

  一間間小屋緊挨在一起,只需一條小路就能把整個村子串起來。路兩旁不時就有綠茵草地,濃綠中藏著點點純白——大概是某種不知名的小花,細細深究,頗為有趣。一路上每家屋子都有自家特色,迎面而來有時是花團錦簇,有時是狗吠。那狗也是有一身看家的好本領。一有一點風吹草動,老遠一聽見吠個不停,估計是一條很戀家的忠犬吧?

  原來在你的世界里,還有這樣寧靜祥和的地方嗎?

  正享受著這難得的寧靜,盼著路綿延到更綿密的幽深里,卻乍然開闊了。

  原來是梧桐河。一眼望去,我只看見一片空白。只有一條連水聲都被寂靜吞沒的河,幾隻鳥兒從河面掠過,便再無其他了。

  再走幾分鐘,就到了村口。在這裡,我從同學的口中得知一個不出意料的消息:原來現在村里約八成的土地都被地產收購了。

  村口有幾隻公仔,藉著光線仔細端詳,不禁讓我想起剛才那些戀家的忠犬。可惜公仔是不會吠的,就算會,也阻止不了外人進村的。

  離開時回頭深望一眼那條綿延到村莊中的小路,我知道,這條路串聯了村子,還有很多難以言說的……

  這條小路會怎麼樣呢?

  這條村莊……會怎麼樣呢。

  你告訴我啊,會怎麼樣呢。

  步出村口不過幾步之遙,迎面撲來又是高樓大廈,光線被遮蔽在五顏六色的外墻後,地上黑影延伸到了村口,村子僅余的光便被吞噬了。

  村中的光景猶如一場夢,使我以為我曾那麼接近真實的你。也許你也曾經不加任何修飾唱著婉轉的山歌……

  可你終將變成濃妝艷抹的名媛,騎在高樓大廈上冷眼奴役眾生。

  畢竟妳是如此金貴,平凡的人你是不會在意的。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