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樂怡〈離開前一天的散步〉威靈頓教育機構張沛松紀念中學


  寒流來臨的一天,陽光明媚,在樹蔭下斑駁地射在紅色的鐵皮屋頂上。

  我輕輕推開鐵門,隨即是鏽黃的鐵門移動「咔啦、嘶啦」的一聲。換作平時的日常,隔壁正在的阿䧅應該應該被開門聲所注意到,向我噓寒問暖。問我要不要一起吃早餐、一起散個步。而她的剛上小學的儿子,就應該在旁邊的小板凳上苦思冥想地做著功課。若要是加上陽光作伴,本是一副好家常的景象。但現在卻物是人非,只剩下一片荒涼雜草橫生。凹凸不平的鐵皮堆疊在門前、秋黃的葉片散落在地上、件件殘破的小家具推砌成山。彷彿那家常的景象從未發生過。

  走出家前的小園子,轉右再走是一間關上閘門的鐵皮屋。以前那是一家雜貨店,店長伯伯總是在外面一邊坐在老人倚上搖呀搖,一邊曬太陽。有時媽媽會給我7塊,讓我買瓶醬油回來。一支只需4塊5,剩下的錢會向伯伯買條雪條。伯伯就會在那貼了比卡超貼紙的冰箱裏拿出一條朱古力脆皮雪條。雪條外的包裝紙沒有任何圖案,是透明的,很輕易就能撕開。伯伯那裏什麼都有得賣,無論是小零食、小玩意,還是不同的家常用品,柴米油鹽醬醋茶。我們都可以找到。

  走着走着,逛着逛着,便到了一條小溪邊。間間鐵皮屋旁雜草橫生,毫無人煙氣息。看着這般荒蕪、寂寞的場景,不禁想到自明天起,自己的紅色屋頂也將會如此荒廢,亦使這場散步漸漸失去了情調。向更遠的方向看去,是一棟棟林立的高樓大廈。彷彿已經置身於人聲鼎沸的石屎大樓,與水聲潺潺的小溪格格不入。但就算多麼不相配,也只會成為將會來的未來。

  沿路折返,遙遙可見紅紅的鐵皮屋頂。陽光打在上面,閃得似幻景一般,令人趕不切去觸碰。漸漸回到家,關上門。家中該搬走的東西早已搬走,剩下的只有些無用的東西和我的無奈、回憶罷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