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妍〈曾經〉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


  看到面前的年輕人,我不禁在心中感歎了一聲: 多久沒看過年輕的面孔呢?一年?五年?還是十年?曾經的我也是身壯力健的年輕夥子。然而,如今我只是老態龍鐘的老人。我不知不覺就這樣盯著年輕人的面孔,慢慢地陷入了沉思……

  在七、八十年代,上水已經熱鬧得很,店鋪琳瑯滿目,吸引不少人來買東西。那時候的我選擇了開一間農具店。果然,生意不錯,生活還算安穩。有時候,我也會和其他店鋪老闆聊天。當中就數成衣店老闆阿誠最老實,人如其名,一分錢一分貨,所以生意一向不錯。而米店老闆阿輝就最為狡猾,人家說要兩斤米,他就秤夠兩斤半,收多別人錢。雖然如此,他人品還是可以的,至少電器店老闆阿林要幫忙的時候,他也會去幫忙,只不過貪小便宜而已。而阿林就經常把一些人家不要的電器修好,再低價賣出去。

  又再等多二十年左右,子女不斷說服我關掉店鋪,可我這把老骨頭依然不肯,也許是因為自尊不允許我承認自己老吧。阿林的店生意勉強能維持下去,現今年輕人貪新厭舊,只喜歡最新推出的電器,他只能靠賣著極低價的電器來交租金。阿誠的店也是收入慘淡,商場裡有著冷氣,哪有人來這些小巷逛街呢?加上外面的衣服款式新穎,又追求什麼名牌玩意,那會有人光顧款式樸素的成衣店呢?而阿輝的店也一早結業了,他原想讓兒子繼承衣缽,不過現今的年輕人都覺得在小巷裡工作沒有前途,哪肯遵從父親意願?最後,阿輝只能把店結業,取而代之的是一間藥房。

  不得不說,上水最近多了許多藥房和藥妝店,人流比以前也更多,不過我們這些小巷里的店鋪依舊門可羅雀。有時候,也有一兩個人經過店鋪門前,不過都是拉著一個行李箱。而且售貨員越來越多都是外地人,說著粵語的時候特別奇怪,也許是因為帶著口音的關係吧。當然,曾經的討價還價也隨之逝去。

  我回過神來,把鋤頭賣給了年輕人。雖然心裡好奇他買鋤頭的原因,但在日子一天又一天地過去,人與人之間的人情味也漸漸失去,我也不敢多言,只好看著年輕人的背影越來越遠……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