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摯恩〈老人〉香港真光中學


  他,每天在那塊貧瘠的土地上努力工作,不論晴天、陰天、還是雨天,他也會風雨不改地準時帶着農具出現。他,似乎想把不可能變成可能,多年來的付出,令這篇荒涼的土地終於有成果了。然而,他卻再也看不見那萬紫千紅的花海,亦看不見路人驚喜的眼光了。

  那天,我正在石礦場附近散步,突然看見一位老人在一片荒地裏除草、翻土、施肥,希望可以開墾一片農地。我無聊得很,便坐在離老人不遠處的一棵老榕樹下邊乘涼邊看着老人。我打量着老人工作的那篇田地:地上一片荒涼,只佈滿了碎石,僅存的雜草也只瑟縮在土地的一角,我不相信他會有成果。到了黃昏,老人把工具放到一旁,坐在不遠處的懸崖邊休息,開始在自言自語,感慨着歲月的流逝、事物的變遷等等。好奇心驅使我壯着膽子走到他身旁坐下,他只是瞥了我一眼,又繼續沉醉在他自己的世界裏。內容主要是跟農田與他兒時的夢想,希望與失望有關。他說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一直是他兒時的夢想,長大後因事業繁忙而漸漸忘卻了,到了老年才記起來。我沒有說話,只是在聆聽。就這樣,一個在說,一個在聽,天很快黑下來了,老人站起來,對我點一點頭就轉身離開了。我並沒有立即離去,剛才老人的話,似乎讓我明白了甚麼。自此之後,我空閒時就會去看看老人。

  通常,老人都會在除雜草、施肥和澆水,偶然也會捉蟲子。他細心地察看每一棵植物,彷彿它們是他的子女。而我,依舊在那棵老榕樹下乘涼,看着老人艱難地彎下腰,仔細地觀察植物的生長情況。只見原本荒涼的土地已經被半人高的灌木叢覆蓋,有的甚至冒出了小小的花蕾,看上去讓人耳目一新。

  老人工作的地方—-石礦場遺址是一片很大很遼闊的草原,遠處的石壁有着類似萬宜水庫的柱狀岩石,表面凹凸不平。石壁的左下方有身穿士兵服裝、手持長槍的演員在扮演着他們的角色。槍聲和整齊的腳步聲不時響起。右邊亦有穿着奇裝異服、手持道具的人在石壁前拍照,擺出很多不同的造型。在石壁的四周,有旅客在拍照留念,欣賞和讚嘆大自然壯麗的景色。亦有攝影師在尋找拍攝風景的最佳位置,以拍攝出最完美的照片。在場的還有文學考察隊在四周觀察,一個領隊模樣的人在介紹:「歡迎來到石礦場遺址,在這裏……」不時傳來陣陣笑聲和交談聲。

  而老人,依然專心地照顧他的花草,默默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使天荒了,地也老了,他依然會樂在其中。

  老人忙碌的身影逐漸慢下來,他終於感到累了,他顫顫巍巍地走到懸崖邊,慢慢坐下。老人坐在那兒,與世無爭似的,跟其他人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我同樣走到他身邊坐下,看着下面的海浪無情地、猛烈地拍打着岩石,看着岩石受盡海浪一波又一波、沒完沒了的攻擊但依然屹立不倒。看着濺上來的一點點海水和經歷風吹雨打及海浪多年的衝擊而變得圓滑的石塊……

  這天,我走到石礦場遺址打算看望老人,我坐在懸崖邊上,耳邊彷彿響起老人那蒼老的聲音。但當我轉過頭時,他卻不在這裏。我等了一會兒,看不見老人的身影,便攔下一位路過的村民詢問,他唏噓道:「掉下去啦!前幾天他獨自坐在這兒打盹,不小心失重心掉下去死了!」我聽後喟然了,一條寶貴的生命,一個的只在默默做着想做的事的人就這樣消失了。

  往後的幾天,我都是獨自一人坐在懸崖邊,看着下面的海浪翻騰不息,懷 念着那個已經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老人。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