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宇軒〈淡遊魔鬼山〉景嶺書院


  輪輪旭日之下,那工地鋼鐵巨獸的咆哮和一路的秋山紅葉,菊圃黃花顯得有些方枘圓鑿。不過山嶺和城市,工業和自然,現代和歷史之間產生的代溝卻散發出截然不同的氣質。

  雖說在香港生活了那麼久,卻不曾留意過屹立在油塘的炮台山,或許,應該更親切地稱其為魔鬼山。也許是最近沒怎麼細心觀察生活,也許是魔鬼山太過郁郁蔥蔥,一路上的景色是多麼的陌生,彷彿一聲聲燕語鶯啼都素不相識,連一棵棵相思樹都只是萍水相逢了。途中並不蜿蜒起伏,只是太過安靜,只有那鋼鐵的碰撞會偶爾打破寧靜,除了極少數的晨運客之外,整座山彷彿睡着了一般,讓人噤若寒蟬,生怕會打擾到這座山嶺。未到山頂,就可以看到少許廢棄的石墻堡壘和砲台,不過數量可就沒有山頂的多。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一面面銅墻鐵壁上依稀可見的斑駁彈痕槍眼和那附近雜草叢生的戰壕,略顯陰森,讓人不難想像先烈抵抗日軍的慘烈。

  在山腰走馬觀花了一遍,不就會來到山頂。這兒居高臨下,把鯉魚門,維多利亞港,將軍澳,油塘的景色盡收眼底,一覽無遺。魔鬼山雖無黃山之奇,無廬山之險,但是我敢說,找遍大半個中國也很難找到第二個和魔鬼山一樣把工業,歷史和自然融合的如此完美的奇山。可這也讓我略有體會到江湖醫生老殘當時的感觸 。「如此佳景,為何沒有甚麼遊人?」不過此時兩個遊客之間的互動吸引住了我。聽着他們的談話,操着一口流利普通話,估計是內地或者台灣來的遊客吧,乍看是一對四五十歲的中年夫妻,不同於那些拔來報往的遊客,他們的腳步實在是太悠閒了,彷彿像是一對詩人在把酒問天,又或是一對畫家在創作着他們的傑作。其中男的一邊講解着魔鬼山的歷史,一邊和古今內外的名山對比,其中對魔鬼山不乏讚美之詞。據他們的談笑間,我也才得知了魔鬼山是因為古時候的海盜據點而得名,讓我不禁感到了一絲慚愧無知。

  時間不知不覺從指間流過。回程路上,帶着愧疚的我再次想起了劉鶚的問題。香港雖是彈丸之地,但本身卻有着高度的環境保育,卻在現代的物質之下被人遺忘。那被其他人所仰慕的景色,卻無人珍惜。如果連土生土長的子民也被物質蒙蔽了,無論家園的景色再美好,也會像是睡着了一般吧。

  層層黃昏之下,那鋼鐵巨獸似乎平靜了下來,那秋山紅葉和菊圃黃花漸漸地被車水龍馬代替,可是比起這井然有序的都市來說,我居然有些還念那方枘圓鑿的山嶺。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