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琬珩〈守候布行店舖的貓店長〉靈糧堂怡文中學


  身為布行店舖的貓店長,責任就是守候着店舖的安全和秩序,所以我一直都盡忠職守負起這個重大的責任。直到那一天來臨,就令我不能做了。

  在我做店長前,我還是一隻年幼的小貓,剛出生後被人拋棄到深水埗的街邊,導致常常在街上尋找別人剩下的食物來充飢。有一天,我在覓食的途中,忽然看到馬路中有一個從貨車上掉下來的箱子,而箱子中有幾條又肥美又新鮮的魚跳了出來,我的眼睛閃閃發光一樣,被那些魚吸引了。我一步一步走近那個地方,甚至我手腳和思想都不能控制去接觸它。忽然我走近的時候,突然有一輛大型的貨車駛在我的旁邊,差一小步就撞到我,我發現自己安然無恙,還被一個龐大的身軀抱着。我嚇了一驚,從他的懷抱中呆了一呆地看着他。他緊張地說:「你有沒有受傷?流浪貓嗎?」他又看了我身上的地方有沒有一絲傷痕,發現沒有後,馬上鬆了一口氣。他猶疑了一會兒,便問:「你要跟我回家?看見你那麼辛苦和可憐,便跟我走吧!」我沒有做了任何動作,反而用了温柔的眼神和「喵」了一聲回應他,他好似知道我的意思,跟我打了一聲招呼「你好,我從今天起就是你的主人,我叫小剛,以後就多多指教。」我一邊被抱着一邊心想:既然我一直都是流浪貓,未能有人養我,那不如我跟着他做他的小寵物吧!就是這樣,他就變成了我的主人了。

  經過一、兩年的時間,我已經長大了,變成了一隻強壯的貓。我跟他住在深水埗其中一棟唐樓中,而他為了可以讓自己脫貧,所以他決定做一個老闆,因為他想開一間布行店舖來創業。他努力地賺錢更多金錢去準備資金來開店,當我看見他的辛苦,我的心就愈來愈來痛。他陪伴着我時間也愈來愈少,每當我跟他一起玩耍的時間,他都拒絕我,只說遲一點再陪我,令我十分寂寞。過了幾天後,我一直都悶悶不樂,沒有找到他,他卻好似知道我的想法一樣,便走近我、温柔地說:「等我有了足夠的資金後,就可以繼續陪伴你。」我一聽了他的一句話後,抬起頭望一望他,心情從失落變到非常開心。因為他終於都能陪伴我,不用再孤獨了。又過了一星期,他把已經儲蓄的資金在深水埗的鴨寮街附近買了一間店舖,那裏雖然不太大,但也足夠開到布行大小。他開始裝修着店舖的格局,牆壁塗上白色,而一匹一匹的布就放在每個櫃子的中間。開張之後,不少的客人都走來買布,賺取的金錢就愈來愈多。

  再經過五、六年後,我已年老了,變成了一隻容易累的老貓。主人的年齡也隨着時間流逝,變成了一個大叔。好不幸地他患了一個重病,那就是癌症第三期,這個消息讓我感到十分難過,但我也沒辦法幫到他,所以只好默默地在他身邊支持他。不久之後的某一天,主人在看店的時候暈倒了,旁邊的客人都馬上送他去醫院搶救,可惜他因癌症康復而死亡。我在不知情之下,在他的家人口中得知他死了,要把店舖結業,不能再繼續開,而我就不能養在家中,只可放棄養我。我聽到後,不敢相信這個現實,逃離了那個地方,一直逃避着,希望聽到的是一個謊言。之後,我一直都在店舖的門前,守候着他再來接我的那一刻,一直望見深水埗這種又寂寞又孤獨的感覺,閉下眼繼續等他。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