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詠晴〈暫時的貓店長〉靈糧堂怡文中學


  我本來是一隻住在深水埗區裏神憎鬼厭的流浪貓,人們都覺得我很骯髒,因此每次看見我都會避開,有幾次有幾個中學生還把我當球踢。曾經我討厭人類,但因為他我慢慢又喜歡上人類。

  在我出生後,因為家裏養了很多貓,因此主人決定將我和幾個哥哥姐姐送給別人。之後我去到了傑克的加家,傑克是一個德國男孩,家裏十分富有,所以有很多玩具,可是他只會玩新買的。第一個月,他對我很好,每天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陪我玩,在我闖禍和受傷後都會安撫我,記得有一次,我和傑克在房間裏玩耍,結果把他最心愛的遊戲機弄壞了,他第一時間竟然是來看我有沒有受傷先,還帶我去獸醫院了。我慢慢長大,傑克他對我也就慢慢冷淡起來,我不小心把他的漫畫都弄掉都被他破口大罵,有一次我把自己弄得骯髒不已後走進他房間,他知道後還懲罰我不准吃飯。直到一年後,傑克家裏又送來一隻剛出生的貓後,我害怕的事情發生了,我被傑克拋棄在深水埗的街頭。

  被拋棄後的幾天,我嘗試了很多種方法去尋找我的食物,但每一次都失敗,只能靠每天街市收舖後剩餘來充飢,後來我在這裏認識了一群流浪貓,它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故事,有的一出生就是流浪貓,有的和我一樣被拋棄,有的主人去世了。它們帶我去到它們的「小天地」。其中一隻貓走出來說「我是這裏的老大,相信你都知道這裏的貓都有自己的故事吧。我曾經是人類的寵物,但因為我長大了,他們覺得我不好看了,所以拋棄我,所以我很憎恨人類。這裏的貓咪們會互相幫助,每天找到食物都會帶回來這裏分享。歡迎你加入。」從此我每天都和一兩隻貓一起去街市裏的麵包舖偷麵包,可是奇怪的是我們每天行動都沒有偷偷摸摸的,但是那七八十歲的店主老頭就是怎樣也沒發現,直到一次我不小心弄掉裝着麵包的盤子後,乓的一聲成功把那老頭吸引了,被發現後也顧不了這麼多,只好逃跑了。

  過了一天再來到這間麵包舖,便發現地上有個碗,碗裏竟然還裝着慢慢的麵包,那個老頭子發現我的到來,臉上的憂愁也慢慢消退,他對着我說'快拿這些麵包給你的同伴吧,去吧去吧。 '聽完後我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鼓起勇氣走進店裏,不出我所料這爺爺並沒有乾我出去,在店裏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但最吸引我的是電視上的全家照,相片裏有一對年輕的男女,中間還有一個矮矮的男孩,老爺爺走了過來說'這是我,我妻子和兒子。我妻子在十多年前就去世了,我兒子也在幾年前娶了媳婦,之後再也沒回過家了'他說着說着眼睛開始發紅了,聲音也開始沙啞起來,他背着我咳嗽了幾下,又開口說'我這死兒子,也不來看看我,等他回來就懲罰他不給他吃飯,哈哈。好了我們別聊這些了,去看看電視吧'原來老爺爺也是個可憐人,所以就這樣我在麵包店裏待了一個下午,我才知道原來老爺爺做的麵包這麼好賣,就一個下午店裏的麵包幾乎全賣完了,我頓時覺得好慚愧,他做的麵包都是用來賺錢的可我就一直來偷麵包。「哎呀。這隻貓好可愛,是爺爺你養的嗎?它這麼乖啊,陪你上班。」突然門外傳來一把聲音。到了黃昏,我帶這麵包準備回去了,我從爺爺眼神裏知道他不捨得我走,可是我還是忍心離開。

  之後的幾個禮拜我每天都會去到老爺爺那,每天在麵包舖裏的廚房幫他捉老鼠,每天捉完老鼠就扒在爺爺椅子旁,聽他講他和他妻子的故事和他們一家三口的趣事,然後帶着麵包離開,有貓說我傻,我明明可以不用幫爺爺捉老鼠也可以有麵包,可我偏偏要幫自己找麻煩,但我很享受這份工作,因為這樣我可以把爺爺送我的麵包當作工資一樣,起碼這樣沒怎麼慚愧。每天重複這樣的生活,但我一點也不覺得單調無聊,因為我現在算是半個店舖貓,我很希望這樣的生活可以繼續下去,但我知道爺爺老了,遲早會離開,去和他的妻子相聚,因此我很珍惜現在,也希望時間可以過的慢一點。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