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凱琳〈「殘障」的半清拆樓房〉保良局胡忠中學


  暮然回首,往事如煙。昔日的我風華絕代,熙來攘往;今日的我殘破不堪,人煙稀少。由簇新到破舊,彷彿只過了一兩天,原來我已經在這裏住了半個多世紀。我看盡這裏發生的大小事物,不過現在已事過境遷,人面全非。昔日的大家都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在就只有我仍傻傻地守在這個十室九空的「老地方」。

  昔日的我,是個美輪美奐的居所,人們都在這裏安居樂業,和諧相處。各家各戶的小孩們每天都相約在樓下的空地玩耍,天天都傳出歡天喜地的笑聲,旁邊的老人們都看得笑聲不斷,整個樓房都充滿樂也融融的氣氛。大人們則在家中處理各種家務,晚飯煮好後,整幢樓房都傳出陣陣的飯香,大人從樓層高處向空地大聲呼叫孩子回家吃晚飯,即使黃昏時份,也毫不冷清。附近商業圈也是車水馬龍,絡繹不絕。商店的種類繁多,有蔬果、肉類、 小吃、家品等,無論在清早或深夜都有不同的客人光顧 。由於商店的價格十分低廉,低下階層的市民也能負擔,因此每間店鋪都是門庭若市。大家早已習慣這熱鬧非凡的畫面,因為這才是我日常生活最真實的一面。可惜這些都只是昔日的美好回憶,只怪自己當天沒有好好珍惜!

  今日的我,成為人去樓空的鬼地方,人們看見我那殘垣斷壁的外表,都嚇得敬而遠之。昔日人煙稠密熱熱鬧鬧的畫面不再,大家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自然也逐漸搬走,慢慢這萬家燈火的樓房也變得十室九空,門可羅雀。由於日久失修本來美輪美奐的外表,也變得殘破不堪,大家都不敢再靠近這裏一分一秒,只有孤獨的我要死守在這裏。眼見附近的舊房子都一一清拆,有些甚至重建成私人樓宇,而我卻如一個殘障的老翁在這個薄情寡義的香港,受盡別人的奇異眼光在這個世界生存。工人每日進進出出的清拆,儘管我再不捨得這些老伴,但同時也明白重建對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附近商業圈也不再熱鬧了,昔日種類繁多的商店也逐一結業,深水埗區都變得孤獨冷清,猶如一個垂死的病人。我只希望那遙遙無期的清拆期能快點完結,把我重建成美麗的樓宇,讓我可以再次和人們打成一片。

  現在的我今非昔比,儘管我以前多美麗,也只是昔日的美好回憶,現在的我只是一幢殘破不堪的老房子。可謂「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我也用了這半個世紀多的時間,才學會時間一去不復返這回事。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