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翠花〈長腳的深水埗房子〉靈糧堂怡文中學


  「歲月不饒人」,歲月的變遷,成就了一個個光鮮亮麗的商業中心。但光輝的背後,總有暗淡無光的真相。而深水埗便是其中一員。

  我就是見證歲月的歷史—深水埗的舊式唐樓。我就是聳立在深水埗超過五十年的「老爺爺」。我的「關節」早已衰老,經歷無數的冬與秋。無情的歲月早已把我從一位單純的年輕人強迫成長為冷酷的「老爺爺」了。

  屹立不倒的我既見證了三代、四代人的成長,又陪伴了一個個天真無邪的小孩長大。在我的身體裏,有滿懷夢想的青年人、有安常處順的美滿家庭、還有偷渡到香港落地生根的中國人。那時侯,滿滿的人情味温暖了我空虛的身體。而在我腳下的士多——香腸士多,有琳琅滿目的零食和生活用品。而小孩們都喜歡到那裡買潮物—眼鏡糖、咪咪面等。還記得那時只要一毛、兩毛,是廉價的幸福。當小孩吃完一口糖後,露出那甜絲絲的笑容,瞬間就令我空虛的身體就像載滿了糖果一般甜蜜。孩子放學後,便回家放下書包,到樓下嬉戲或打開電視機看日本流行卡通片。少女最愛模仿美少女戰士變身,少年則喜歡看數碼暴龍。到黃昏時分,在樓上的母親大吼一聲:「回家吃飯了!」孩子們便獨自回家。當其他住戶看見一些生活困苦的家庭後,會互相分他們食物,盡一分力!

  觀察住戶的一舉一動成為了我每天的樂趣,最深刻的是那時沒有電話,在吃飯時打開電視機,談一談每天的趣事,氣氛十分融洽。那時流行的電視劇精采絕倫,不過大家最愛看的,還是《我本善良》。看他們那麼融洽,我的嘴角也微微向上。他們成為了我每天的動力。

  當訪客來臨時,我最好的朋友李保安就會熱情地款待他們。有地產經紀、住客的朋友、問路的陌生人。如果有問路的陌生人,他都會耐心地指導他們。 李保安在我安好時,便一直陪伴我,但他年事已高、再加上病魔纏身,很快就要退休了!我十分擔心下一任保安的質素,如果是剛出社會的年輕人,必定忍受不了。

  如今那一個幸福的家庭也搬走了,孩子們應該也茁壯成長了!人們近新送舊,只記得中環卻不記得深水埗。現在,深水埗成了違法事情的集中地。租戶把一間房區分成四、五間。那些租戶已經把我從住宅變成非法牟利的工具,這令我十分痛心。我本在五十年前是最新穎的房子,但如今卻淪落到如此下場。經過歲月的洗禮,我也漸漸變舊了。我要退休了,要被政府收築翻新了。變成新穎的私人樓宇了。過去的温情不再,只能說歲月無情吧。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