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貝瑜〈長腳的深水埗房子〉英華女學校


  我是一幢位於深水埗的唐樓,至今已有幾十年的樓齡。時間的巨輪不停轉動,一棟華麗的房子終也敵不過歲月的摧殘,我也不例外。

  生於六、七十年代的我,曾經也是深水埗區之首,所有房子也帶着羨慕的目光仰視我。我有十層樓高的身軀,於當時來說已算是鶴立雞群的樓宇了,在我附近的朋友大多也只有四五層高,住戶都是一些比他們還要老的長者 ,他們的身體老破殘舊,外牆的色澤也暗啞無光。我看看他們破舊的身軀,再望望自己華麗,嶄新,獨特的外表,心裏盤算着:「 我是深水埗區最新興起的樓房,住戶都是活潑有朝氣的年輕人,每天的人流多不勝數,人們還寵着我呢!我絕對不會被別人討厭的。」豈料……

  時鐘嘀嘀答答地轉動着,日子一天天過去,我也隨着時間的洗禮一天天老去。我身上白滑的皮膚開始剝落 ,歲月的痕跡令我身體長出黑斑,還有生鏽的跡象,我美麗的外形已不復存在。最近十幾年,不少高樓大廈興起,他們的外形嶄新,與眾不同,高聳入雲,有些更高達五十層高,看着時頓覺有種莫名的霸氣。外牆還掛着不少炫目的霓虹燈,看似繁華熱鬧。但卻因為他們的高個子,把前面一大的海景還有那一大片蔚藍的天空都給遮住了,更因為人流多了,馬路上的汽車越來越多,每天排出大量的廢氣;晚上那些霓虹光管把原來漆黑的夜幕照得跟白晝一樣光亮,令我難以安枕。看着周圍不再一樣的事物,突然懷念從前能看到夜幕上點綴着金閃閃的星星的夜晚。

  現在,曾在我身體裏穿梭過好十幾年的住戶大多都已經搬走了,只剩下幾戶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的公公婆婆因負擔不起高昂的租金而被迫無奈要留在這。現在的我,只是一幢被嫌棄的老樓房。有一天,我鄰近的房子告訴我,他聽見業主法團想把我買給大財團,準備拆卸我興建一個大商場,供富有人家閒逛、購物、娛樂。我心裏在淌淚,難道我這幾十年來為人類服務就沒一點價值嗎? 難道我的一生就這樣被摧毀了媽? 我思緒亂得很,於是我閉上雙眼,靜靜地嘗試接受這個事實。

  從前看到我的朋友被清拆,天真的以為不會有這一天的來臨,還愚蠢的認為這個危機還未降臨在我身上,我完完全全地錯了。

  我終於醒覺,明白到這一切都是無可避免的,我身軀雖大,但終也敵不過時間齒輪。畢竟我也只是一種平平無奇的老樓房,一旦衰老了,不再是花樣年華的時期了,便會被人類唾棄,被人遺忘,最後也只能被時代的巨輪吞噬。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