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紫婷〈長腳的深水埗房子〉英華女學校


  如果我是一幢立在深水埗的私人樓宇,我想會有年輕的夫妻跟小孩生活在我的身體裏,而他們的生活就是無憂無慮的。

  在深水埗這一個舊區裏,聳立在深水埗這一個地方中,天天看著這熙來攘往、肩摩轂擊的街頭人來人往:有的年輕人在黃金數碼廣場裏購買自己心儀的電子產品,有的家庭主婦每天都在北河街街市選購每天新鮮的食材,有的在工地工作的建築工人每天不辭勞苦的搭建新樓房。而我每天看得最多的,就是殘障伯伯的半清拆身體慢慢地被工人拆除的情況。看著他們的身體被推土機一塊一塊的撞爛,自己也心寒了一下,擔心自己以後會不會也像他們一樣被人類狠心地拆了下來。

  一日復一日,殘障伯伯的半拆除身體已經差不多骨骸無幾,其他新樓宇也陸續落成,真想拔起我那雙腿狂奔,以免成爲下一個的受害者。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