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希潼〈長腳的深水埗房子〉英華女學校


  我是一棟「殘障」的半清拆樓房,而我正生活在深水埗這個鬧市中,不分晝夜地,看着時代的變遷,也看到了深水埗的改變,我也隨着時光的流逝漸漸變得殘舊。以往我很受大眾歡迎,人們都認為我很嶄新,但現在跟以往已經是兩回事了,可惡的人們都認為我很礙眼,然後就狠下心腸地暗中計劃把我拆掉。想起來,以往那麼風光的我現在卻淪落成這樣真的十分丟臉。

  深水埗以往給我的感覺是有人情味和溫暖的好地方,鄰舍們都經常互相幫助,而現在?哼!大部分來黃金商場購物的年輕人都十分沒有禮貌,滿口粗言穢語令我十分失望,甚至有些還沒有成年的就在路邊吸煙,真不像話!以往那些在公園跑來跑去的「小猴子」都漸漸長大成人,甚至有些都變成每天一大早使到公園的涼亭下下棋子的老人了,雖然他們小時候都有很調皮的一面,但他們可沒有現在年輕人的態度那麼惡劣。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呢?

  有時候我會聽見了我不喜歡的聲音,情侶們吵架的、工程車裝修的。啊!還有清拆房子的聲音,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家常便飯。但總有些事是不會改變的,小販的叫賣聲、主婦們的討價還價、看守報紙檔老闆的打呵欠聲。不知道將來我又會聽到甚麼的聲音呢?不過這是沒有可能發生的,因為我將會被拆掉。

  我期望將來深水埗能變回那個我熟悉的地方,重拾那份人情味。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