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松希〈天橋〉基督教中國佈道會聖道迦南書院


  在旺角街頭上,屹立着一座天橋,我偏好天橋而並非阡陌縱橫的馬路,原因無他,純粹是為節省時間,如一般的都市人一樣。

  走上這座天橋,彳亍去乘車來。身為都市人之一的我,根本沒有時間思考何謂香港精神。走上扶手電梯,聽到一個小孩子問他的母親:「媽媽,為甚麼有馬路不走,偏要又上又落呢?」原因和我,和其他走上這天橋的都市人一樣,為節省時間,經濟效益最大化。我冷笑了一下,這麼快就教會下一代效益主義思想,豈不是扼殺了他們的成長嗎?殊不知我亦是效益主義思想下的產物……

  我望望錶,錶面映照着我的臉,讓我想起魯迅先生的一句「時間,就像海綿裡的水,只要願擠,總還是有的。」在橋上慢行,看到的景象,是一群步伐急促、作繭自縛的香港人,與坐在橋上,休閑作樂的外籍勞工相映成趣,腦中頓然出現千絲萬縷,想起我只顧念書,為着「錢途」的經歷。

  走着走着,終究到了目的地,碰巧升降機早我一步,我只能留在平台上,凝視着橋下的街道和廣告牌,才讓我欣賞到漫活的雋永。橋下的人為着自己的家庭而謹守崗位,努力不懈。原來昔日的獅子山精神,一直都是永垂不朽,只是隨着科技發達,生活節奏急促,讓香港人察覺不到這份精神仍然長存。

  天橋,是因城市化而衍生的產物,天橋上,是為着社會,方便人們跨過馬路,節省時間;天橋下,卻出現了一群被社會視為最底層的弱勢社群。在一個充滿怨氣的城市,天橋許不然成為了輕生熱點。天橋人來人往,有着不同歲數的,有學生,有打工一族,但他們的共同點,都是同樣有着討厭着一個生活節奏急速,讓人喘不過氣來的都市,幾乎每十日就有一宗輕生案,生命的燈火被塵世的喧囂而撲滅,我們要歸咎於政府、資本主義,還是自己?

  曹操〈短歌行〉中「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一句道盡了生命有限的道理,而我們,卻選擇把時間耗在金錢上,為着一個安樂窩,而把數十年華虛渡。生命是無常的,到自己臨終時,才毅然後悔,世界很大,香港很美,但未曾欣賞便離去,不是很浪費嗎?因此希望諸多活在樓盤下的香港人,學懂慢活的雋永,能望穿秋水之美。

  雖說人總需要勇敢生存,但不妨在天橋上欣賞香港之美,享受慢活人生,欣然接受人生百態,別因金錢而傷春悲秋。在天橋上,你又有甚麼體會?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