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嘉怡〈等待〉東華三院黃笏南中學


  我現在位於尖沙咀的天星碼頭,等待着天星小輪來接我去探望住在港島區的媽媽。大概在一年前,我剛好滿十八歲,說服父母讓我獨自住在九龍,而媽媽在我搬走後不久懷孕了,她生了比我少差不多十九歲的弟弟。但是,生完弟弟後,媽媽不再是那個笑口常開的媽媽,她變得愁眉苦臉。她晚上失眠,對事物失去興趣、把所有事情想得很負面、沒甚麼胃口,我有次還看見她在剔手。

  起初大家都以為媽媽是因為累而變成這樣的,經醫生診斷後發現她患了產後抑鬱症,繼續惡化的話他會出現自殺念頭。我聽見爸爸經常對媽媽說:「加油,只要過了心理那一關,就沒事了。」左鄰右里的人對媽媽說:「別那麼傷心,隔壁的老黃,最近發生車禍,少了一條腿,還不是活得好好的,你已經比人幸運了……」我通常會說:「有些事情未必是你想的那麼負面,看開點吧,往正面角度思考一下。」媽媽聽了這些話,通常都不會作出回應,繼續板着臉,用着虛無的眼神看着正在說話的人,彷彿一切都與她沒有關係。我就像是一隻迷失的羔羊,只能徬徨無助地看着媽媽一天比一天墮落,卻不能做些甚麼安慰或幫助她,所以這陣子去探望她的次數多了,但終究解決不了問題。

  我看着一望無際的大海,等待着他給我答案,不過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此時,天星小輪到了,它慢慢駛近碼頭,然後安穩的停下來,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句諺語——船到橋頭自然直。沒錯,我何必要浪費這麼多話語去開解媽媽,到頭來反而令到媽媽更心煩意亂。有時媽媽可能真的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去化解負面的情緒,我們所謂鼓勵她的說話只會令她更憤怒,更傷心,更煩亂。也許媽媽自有方法解決這件事,也許我不需要說那些無謂的說話,只要默默的陪伴在她身邊,讓他知道有人與她同行,然後耐心地等待,就足夠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