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美弘〈等待〉迦密柏雨中學


  「我相信他正在某個角落等我」 這是媽媽經常說的一句說話。

  在大約一九七八年,她與爸爸相遇,並在三年後結婚。接着,她生了我和弟弟。因此我們在八十年代度過了很溫馨的家庭生活。豈料在一九九三年,爸爸得了重病而逝世,天倫之樂就此結束。

  時光飛逝,現在已是二十一世紀。媽媽在二○一三年證實患上腦退化症,因此我要留在家中照顧她。一天,她像個小孩般不斷地求我帶他到石塘咀電車站等爸爸放工。我很無奈,因為我肯定她以為自己還是當年三十歲的幸福少婦,每天也都在中西區不同地方等候丈夫下班的年輕婦人。

  為了不刺激她,我沒有將事實告訴她.於是,我帶了她到石塘咀電車站。這裏充滿了「叮叮」的聲音。差不多每隔一分鐘就會有一輛電車從我們眼前駛過,彷彿置身在八十年代中,這有點像「時光飛逝」的畫面。我在這些景物中發呆了,不知不覺就過了十五分鐘。「媽,我們是時候走了」。我勸媽媽離開,她卻說:「我還未見到他,我要繼續在這裏等待他!」我只好答應他。之後,我們在這裏又等了十五分鐘。突然,媽媽說:「我記起了,他說他轉了新工作在立法局大樓上班七時才下班」。

  雖然很無奈,但我仍帶着媽媽到前立法會大樓前的草地等待爸爸下班。我也曾經與媽媽在這裏等待着爸爸下班。那時我們懷着興奮的心情,傾談着待會與爸爸吃什麼晚餐。可惜這快樂的時光再也不會出現,現在就連當時立法會大樓都變成終審法院大樓,彷彿強調我們不要妄想過回往日的生活!這次,我們等待了一個小時。突然,媽媽又說:「我記起了,你爸爸說他今天會與上司和同事在文華應酬,到九時半才吃完飯」。

  儘管我累透了,媽媽卻仍然充滿活力和朝氣,雙眼明亮,彷彿充滿希望。於是 我帶她到文華東方酒店「再三等待」。文華酒店與終審法院不同。由八十年代開始就選擇在這裏直到現在,可以說是陪伴我們渡過溫馨的家庭生活。很可惜,這裏沒有變,我們的家庭卻變了。

  到了十時,媽媽依然等不到爸爸。由於接近深夜,我一定要帶她回家。我心想他不會願意回家,但她不但毫無反抗,反而乖乖地跟我回家去。自從在這三個地方「等待」過爸爸後,媽媽就在家中不斷說這句話:「我相信她正在某個角落等我」。

  每次一聽,我也會感到很心酸。因為媽媽永遠都不會等到爸爸的來臨,更加不可能回到過去,過着往日溫馨的家庭生活。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