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嘉樂〈天橋〉基督教中國佈道會聖道迦南書院


  我爺爺生在香港的貧民窟,不僅僅是家裏環境差,附近的設施更是慘不忍睹。我跟着爺爺走過那對他意義深遠的天橋,一邊聽着他述說自己的童年。

  爺爺指向這老舊的天橋,接着說那年他八歲,當時香港正值英國殖民地,戰後的香港比較貧窮,人的基本品質極低,連溫飽也成問題,更別說有甚麼大建設。爺爺笑着說:「那是的我才八歲,正值兒童時期,平時見慣的破房爛鐵,哪會想到政府會在這建設一條天橋方便我們啊。」所以當時整個小區都為這項建築而驕傲。我不屑說道:「哼!一條普普通通的天橋而已,有甚麼大不了的。」爺爺再指向我,你現在會為自己能有溫飽而感到滿足嗎?

  我用犀利的眼神望着爺爺,爺爺用溫柔的手抓緊我,思緒再把爺爺帶回了兒時的天橋,雖然當時我們的生活很艱難,但是人卻十分知足,不會刻意追求富貴榮華而那座天橋,也是我摯愛的地方。我一有空就會跟朋友一起到天橋上望風景,哼哼童謠。生活真是相當愜意。

  看着爺爺滿足的表情,再回想起現在的人,在如今香港的社會,基本很少人會因溫飽而擔憂,看着馬路上不斷來往的人,再往前看一輛又一輛的私家車,走近一看,身穿名牌西裝的老闆,一連惆悵地看着手機。這是我心裏響起了陳奕迅的〈陀飛輪〉:「曾付出幾多心跳,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人值得命中減少幾秒,多買一隻錶……」我明白了應該要學會常知足,要學會讓自己開心,再回想起上次自己因沒用買到遊戲機而跟媽媽鬧脾氣。真是不值得啊。有些時候人不應該太注重物質的享受,就如同爺爺小時候到天橋上放鬆一樣。人不應該總是互相比較,人應該多關心身邊的事物,比如那天橋,那新鮮的空氣,那需要你關心的家人,做一些讓心靈喜悅的事。畢竟再多的錢,也買不到快樂,再多的物質也得不到心靈的安慰。

  我跟爺爺坐在附近的公園,爺爺跟我聊着聊着睡着了,而我已經有了心中的答案,我把手靠在爺爺的耳旁,輕輕說了句:「我十分知足,現在的我很開心。」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