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沅榛〈等待〉聖瑪加利男女英文中小學


  人生中有多少的等待?也有多少的人溫暖過你的心?那次的等待依舊在我心中溫暖地徘徊。

  春風一吹拂過,雲朵下起和風細雨,雨水紛飛在這個絡繹不絕的街道上。空氣中的塵埃被雨水覆蓋着,但卻瀰漫着一陣一陣的清純的氣氛。每個人都立刻撐起雨傘,它為這個街道添上絢麗多姿的色彩。周邊灰濛濛的大廈也顯得格外渺小。這些雨傘聚集在一起變成了色彩繽紛的河流,我就在這個河流中穿插着。我不知道我能否成功趕上約定的時間,得知離約定時間還有五分鐘,但從這裏走到對面的公園還要十分鐘。我抬起這雙沉重的腳奔跑着,已經沒有辦法拿出雨傘來,所以只好冒着淋淋漓漓的身子去。到了目的地,電話才剛收到朋友的信息,他說因為今天有些原因所以會遲到,看到這個信息之後我的雙眼停頓在這一刻,但我並沒有感到憤怒而後悔為何那麼快就到達這裏。

  打算坐在天橋下的長凳,可惜的是我沒有帶多一件衣服替換。 頭髮都被水一條一條粘住,衣服都濕透了,彷彿穿着一塊冰塊走在街上。凳子也被坐滿了,我只好在這個暗淡的黃色燈光下頓下來等待他。有些路人都用着奇異的眼光看着我,有些會選擇無視我,有些則低着頭看手機,我討厭這種冷漠的態度。還記得之前的我和他們沒分別,所以覺得自己也沒有資格去批評別人。一架一架車子經過我,留下一陣污染的微風,吹過膝蓋,皮膚馬上顯露出雞皮疙瘩。我一時一時地不耐煩拿出手錶看時間,惆悵地懇求時間快點過去,可是仔細看着 。原來隔壁街道開着一個小食點,香氣撲鼻。掛在這狹隘街道上的華燈璀璨的牌子卻非常殘舊,不知它有幾多年的歷史呢?小店傳來喋喋不休的閒話,雖然很嘈鬧但你可以感覺到每個字都帶出一種家個感覺,我笑了一下,比起帶着耳機上的音樂,我更加喜歡這種聲音。這些細節我平常也沒有刻意去留意,因為我都是低着頭走路和那些人一樣。

  突然眼睛一瞬間變得黑沈沈,我慌張地用力把布子拿下,可是為甚麼我感覺到溫暖慢慢地擁抱着這冷冰冰的身子呢?當我再睜開眼睛,看見了她身穿一件黃色的雨衣,但脫下了的時候是一件捉襟見肘的衣服,縫着一朵一朵鬱金香圖案,下身便是一條輕便棕色的褲子和一雙破舊的鞋子。抬起頭,便是一個和藹的婆婆推着一架堆滿紙皮的鐵車。一條一條深深的皺紋刻再她的臉上,兒童般緋紅的面色,笑起來露出一排稀稀拉拉黑黃的牙齒。我問她,為甚麼要給這個布子給我,她沈默了一會兒,從袋子裏拿出一瓶暖水壺,將熱茶倒在蓋子裏,她口裏發出痛苦的呻吟聲音,好像要我把它喝下,我立刻向她道謝,她和藹地笑起來。「對不起!我遲到了!」我朋友奔跑着說。婆婆聽到了後,馬上轉身子推着鐵車離開這裏。她的背影慢慢地在人群中消息了,「她是誰?」他好奇說。「她是一位為我雪中送炭的婆婆。」我感慨地說。

  那之後我便回到最初的地點等待婆婆,可是等了半天也沒有看到他的身影。雖然沒法將布子還給婆婆,但我相信直到有一天我和她會再相遇。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