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瑞寧〈那個地方〉王肇枝中學


  有這麼一個地方,與九龍城和紅磡相接,由一個工業區,變成如今的住宅區,甚至深得某些本地導賞團的喜愛——這個地方就是土瓜灣。

  初次來到土瓜灣,那已經是童年的往事了,當年此地的景致,到現在仍歷歷在目;如此我重臨此地,卻感覺有甚麼變了。

  走進十三街裏,四處都是車房,有些已經開門了,有些鐵閘還沒拉開。店舖外的地面因洗車時流下的水而變得濕漉漉的,一不小心踩到就會濺到褲腳。我知道這些並沒有甚麼吸引之處,因為這裏除了一些小餐廳和車房外並沒有其他的店舖,但在我看來真正值得留意的是那些街道的名稱。以前來的時候也沒注意到那些掛得高高的路牌,現在認真一看卻發現異常有趣——炮仗街、龍圖街、鳳儀街、鹿鳴街、麟祥街、鷹揚街、鵬程街、鴻運街、蟬聯街、燕安街、駿發街、鶴齡街,無一不是帶有動物名稱的,而這些動物都是在中國傳統文化裏面象徵着吉祥的兆頭。如今學識多了,自然對這些街名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

  店舖與店舖之間偶然還會有幾道生了鏽的鐵門,大概是通往樓上的單位的。門的上方還有一個招牌,不過早已掉漆,就連上面寫了甚麼也看不清,但看到招牌下貼的「龍騰虎躍」,大致能猜到是以前的一些店舖所留下的。鐵門上面貼滿了廣告,主要是搬屋、裝修等等的內容。

  沒有甚麼人進出的十三街,在這個清晨裏顯得格外冷清。

  走出十三街,過了馬路,到了對面的那條街道,回頭一看,看見數十棟破舊的唐樓,他們都有着不同的顏色,有紅,有藍,有綠,有黃,可謂色彩繽紛。唐樓的窗戶上都掛滿了衣服,有些旁邊還放了一些用作裝飾的花花草草。但在這些唐樓的後頭,也有不少嶄新的高樓大廈聳立在那,有些是寫字樓,有些是酒店,有些是一些新建的公屋。比起這些唐樓,貌似那些高樓大廈更能引人注目。

  不過我感覺有甚麼東西變了。

  我走在曾經所走過的街道上,發現原本的小商店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大規模藥材舖和鐘錶店,以及金飾店,店裏也毫不清閒,每個員工幾乎都在應付着客人,那些客人每個人都帶着大包小包的,似乎都是旅行團所帶來的客人,以往那些為本地人服務的小店,我現在怎麼找也找不着;孩子的哭鬧聲、並不標準的粵語、粗俗的語句都充斥在耳中……

  我才發覺,我所熟悉的街道已不復存在。而我所熟悉的那片安寧清閒的光景,也被現在惹人厭煩的「繁華」所淹沒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