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泳霖〈一次十字天橋的相遇〉播道書院


  「明天還要上學呢!快點完成這份考卷然後去睡覺!」

  又是這把令人煩躁的聲音。

  全部都是我討厭的數字、方程式。

  是從什麼時候我也變成這樣?

  我討厭所有的學科,我討厭我的生活和人生,我討厭老師的批評,我討厭同學之間的是非。

  是誰?是誰令所有人都認為只要你是理科生就會有好前途?

  自從升上高中,每天上學和放學後做的都是一式一樣的考卷和練習。

  每天的操練與擔憂都被疲倦和淚水帶走了,正正因為這樣我失去了我對未來的憧憬。

  班上的同學一大清早便坐滿了整個班房,但傳進我耳朵裏的聲音不是同學打鬧嬉戲的聲音,而是我討厭的翻書聲。

  為什麼你們又在溫習?難道你們就一點也不在乎屬於你們自己的人生嗎?每天都過着機器人般的生活,你們就不厭倦嗎?不過算了,反正只有我一個人會在乎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將來。

  「這次中文科考試,取得全級第一名的是金素恩同學!」站在台上的老師宣布了我獲得了第一名的成績。

  「厲害啊!果然是我們精英班裏精英中的精英金素恩,又是她拿下第一名呢!」同學們互相地恭喜我,我回頭看看同學們,回了他們一個淺淺的笑容。也許別人認為我很輕鬆便拿下了第一名,但我背後付出的代價有多大,你們知道嗎?

  撐了五天,假日終於到了,上了五個小時的補習班,我漫無目的地走在街道上,最後來到了這條十字天橋。我緩緩地走上前,路上空無一人,難得的安靜。我閉上雙眼,享受着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寧靜。過了一陣子,我轉頭一看,一個穿着校服的男生緩緩地走向我,仔細一看,他是名校生。看到他的校章,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可是我沒想到,竟然在我嘆氣時同樣也聽到他的嘆息。那一刻,我抬起頭看着他,很漂亮的眼睛,但在他眼裏,我看到了一樣的感受。那份對人生的不甘,對自己喜愛的事物的那份熱情。我好像看到了另一個我一樣,既使我們互不相識,既使我不了解你的事,但我感覺到你對生活的無奈。也許是他的嘆息打破了這份寧靜,我轉身離去這條讓我可以放空的十字天橋。有緣再見吧,同路人。

  為了放下心裏那塊大石頭,我來到這條上學必經的天橋,走着走着,看到了一個女生,她抬頭對上了我的眼睛,她的眼神就像在向我訴說這個世界對她的不公。也許又是一個像我一樣可憐的學生,我盯着她離開的背影,想了許多一直埋在心裏的事。她的眼神很不負責任地勾起了我痛苦的回憶。我所就讀的中學是所有人也夢寐以求的名校,但我一點也不羨慕我自己;我恨我是一個名校生。身為名校生,你所背負的身份不是單單只是一個學生,而是整所學校的名譽。只要你達不到學校要求的條件,你的學位隨即也會被一些夢想是就讀名校的人取代。同學之間只有競爭,絕不會存在任何的友情,若你不爭取、不競爭,別人便會踏着你,愈踏愈高,而你也只能看着別人不繼向上爬,自己卻停滯不前。在家裏,我是父母的期望,默默地成為他們的傀儡,默默地失去自我,這樣的我快樂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這所學校、在香港,我只能按着這個社會定下的規則活着。心好累,很沉重,沉重得讓我喘不過氣,有時候真想整天放空自己,讓自己再回到那天在十字天橋上遇到的她,有緣再見吧,同路人。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