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燁斌〈夜歸巴士〉保良局姚連生中學


  天色茫茫,微風涼涼。蒼穹之間裂開了一條縫隙,散發着淡淡的光芒。烏雲重重的壓在頭上,每個人都忙着回家。耳朵感官都封閉了,不聞不問,疲倦驅使着,別多想。回家。

  拍卡,上車,日復一日的循環。上班,下班,大概只記得這些了……

  累贅地爬上樓,癱瘓在靠近梯的座位。雙腿的酸痛愈發利害,兩邊肩膀麻痹地垂下。忍着。

  巴士徐徐開出,旁邊的景色漸漸移動,灰茫茫的,不帶半絲色彩。一式一樣的高樓,緊緊堅持着天地;兩三點殘留暗淡星輝若隱若現,是星星?是飛機?離去的遊船飄在無邊的海上,漂浮不定,沉沉跌跌。

  進入郊區,周遭植被愈來愈密,天色渾濁,熏染着孤寂,冷漠。一切,一切,都從旁逝去,不回頭。

  高昂大山啊!你,又在想甚麽呢?進入隧道,前方是迷茫,未知。暗淡的燈光,能照亮甚麽?黑白單調的牆壁,略過。慢慢,慢慢眼皮撐不到離開隧道,昏沉睡去。

  不知,不覺已到擊壤路,朦朦朧朧醒來。下車,回家。空曠的巴士總站,四周卻是熙熙攘攘,人來人往。是情侶?是死黨?是家人?嬉笑之間,唯我一人。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