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芊瑩〈夜歸巴士〉中華基督教會基元中學


  站在車站上,望向手錶,原來已經快十一時了。可現在的我還在香港島,距離我親愛的家,元朗,還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呢!我疲倦地站在那裏,滿腦子想的都是回家、回家、還是回家。回家有涼涼的空調,有柔和的燈光,還有舒服的沙發。回家,是件多麼美好的是啊!

  約五分鐘後,巴士終於到了。我拖着沉重的身軀上車,幸好今天的人不多,有位置給我坐。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望向窗外,天色已晚,但街上人流不斷,有些人穿着校服,背着書包,看來是晚回家的學生們;有些人穿着西裝,步伐匆忙,看來那些都是我的同類,晚下班的可憐蟲;有些人穿着便服,看來只是出來逛逛的吧。晚上的街燈散發着柔和的橙黃色,高樓大廈的等還有很多,仍然亮着,還有大廈上的霓虹燈還沒完全熄滅。

  巴士緩緩向前開,今天車上格外安靜,加上透心涼的空調,不禁睡意來臨,昏昏欲睡。漸漸地,我進入了夢鄉……在夢裏,我夢見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窗外暖暖的陽光射進了房間。而我在床上,享受着陽光帶來的溫暖,沒有一絲想起床的想法。那種舒適、那種休閒、那種寫意,根本就和在天國一樣。突然,「 砰」的一聲,把我從美夢中驚醒了,嚇我一大跳。我睜開雙眼,原來只是有人摔了東西,沒其他事情發生,但我卻回不去美夢裏了。

  我的身體像是幾百年沒睡過覺一樣,可是我怎沒也睡不着。那種感覺,真是辛苦極了。我舉起手腕,看看時間,快十二時了,但距離元朗,還需要一點時間。我望向窗外,街上空空如也,街燈所剩無幾,廣告燈也關的七七八八。時間真是一個折磨人的小妖精,還有多久才能回家?這句話,在我心裏重複了成千上萬次。我拿出手機,插上耳機,點開音樂,放鬆一下。伴隨着令人心情愉快的音樂,在看看街上,感覺好像和出發前截然不同,看到了幾對小情侶,手牽着手,在寧靜的大街上漫步;清潔工人也開始勤勞的工作,保持地方的整潔;而在車上的我,也漸漸安靜了下來。元朗巴士總站的影子慢慢呈現在我眼前。快到了,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等待車門打開。車門一開,我立即下車,終於,能回家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