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綺翹〈夜歸巴士〉中華基督教會基元中學


  夜深了,道路上的車頭燈像遠飛的螢火蟲,忽閃忽閃地愈來愈昏暗,四周高樓大廈的燈,就像許多眼睛在眺望一片幽靜的漆黑。我帶着疲勞的身子,半張半合的雙眼上了巴士。

  我隨便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托着腮,心中只希望回元朗——那遙遠的車程。

  由香港島乘車回元朗,途中的景色像被施了魔法一樣,時兒沈睡,時兒雀躍。我望出窗外,街上的商店都關了,昏暗的街燈照着我勞累的臉頰,街上的冷清景況反射在我的眼內。只有零稀的幾個人走過,臉上毫無一絲暖意,像撲克牌的臉一樣,匆匆走走過。

  乘着搖晃不動的巴士到了高速公路,巴士上伶仃的乘客都各自做自己的事:有的人陶醉在耳機內的音樂世界裏、有的人低着頭看手機解悶,更多的是在車上閉目小睡。經過一整天的工作,心裏只埋怨着何時回到元朗。

  我閉上眼,打算休息一回兒。「嘻嘻哈哈」不知為何,前方傳來一陣陣歡笑聲,我抬頭一看,原來已到元朗,前方有着幾個小販在寒風剌骨的深夜裏賣着熱燙燙的炒栗子,車上有個乘客恰好在這個站下車,他像殭屍一樣,疲倦地走向小販的檔攤,買了一包栗子。那小販只是微微地揚起嘴角,禮貌地說:「累了吧,吃一包栗子暖暖身子吧!」不可思議的是,原本沒精打采的那個人臉上的愁苦頓時消散了,他竟笑着說:「謝謝」我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買包栗子而已,用不着擺出一副幸福的樣子吧?大概就是所謂的人情味吧,是只屬於熱鬧的元朗的一份珍貴禮物。

  不知不覺就地了總站,這一小時的車程像一個漫長的旅途一樣,體會了很多,感受了很多。我轉身向後走,帶着疲倦而幸福的身軀回家去……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